司马的老宅内,韩通却在当面质问李中易:“你如此拖延时间,是何居心”

    李中易轻摇折扇,淡淡的一笑,说:“你且莫急,等时间到了,李某没有买回粮食,再任由你处置,如何”

    韩通碰了个软钉子,心里憋得慌,却又发作不得,只得狠狠的一跺脚,跑到后院练武去了。

    望着韩通气急的背影,李中易直想摇头,如此莽撞之人,雄才大略的柴荣,为何会派他来就近监视呢

    看来,除了忠心,应该还是忠心吧

    李中易暂时管不到这些,他把李小七和李小八叫到身旁,笑着问他们:“消息传得如何了”

    李小七笑嘻嘻的说:“咱们刚进茶楼,还没开始说话,就听人说了前日文会的盛况,市井的小民,都没见过仙纸,却仿佛亲眼看见一般,把仙纸都快要吹到天上去了。”

    李小八摸着下巴说:“但凡是和文房四宝有关系的店铺,小人都派人送过去了一张用仙纸制作的请柬,并留下话,见仙纸如见贵宾。”

    李中易微微一笑,鼓励说:“干得漂亮,就是要见仙纸如见贵宾。”

    据李中易所知道的消息,参加文会的好些权贵子弟家里,都在暗中经商。

    实际上,李中易要在江都司马老宅举办品纸诗会的小道消息,早就已经流传到了商界。

    所以,这几天接连有大商人来拜会李中易。目的只有一个,愿意出大价钱,一口吞下“仙纸”在南唐的销售权。

    李中易态度很热情。回绝得却也坚决,仙纸的销售权只参与竞价,价高者得。

    遍撒请柬,李中易是为了防备大商人们暗中串通一气,才故意把所有纸商都拉进来搅局。

    品纸会这一天,有些急性子的纸商早早的就来了。其实,这些人不敢不来。如果错过了今天,以李中易所提供的纸品样品,凡是没有进到上品新纸的商人。以后都没有办法卖纸了。

    道理很简单,根据李小八派人上门的说法,品质远远高出市面上各种纸的李记纸品,价位却和老纸大致相仿。

    这么一来。可就要了老纸商的命了。即使再不想来,也得来。更何况,请柬只有一张,很多人即使想来,却没有收到请柬。

    带着特制的请柬,来赴品纸论诗会,和才华横溢的杨大娘子近距离接触,不仅不丢人。反而大大的长脸,纸商们自然趋之若骛。

    杨寒烟这一次没有迟到。反而提前到了,她父亲的生日快要到了,仙纸作礼物,正好投老父之所好。

    下了马车后,杨寒烟惊讶的发觉,大宅子门前,站了一排身穿统一服饰的婢女。

    门前只要来一位客人,她们就会半蹲着万福,娇滴滴的齐声说:“贵客临门,不胜荣幸,蓬门生辉。”

    杨寒烟只站了一会儿,已经有三位客人进了大宅,这些婢女的欢迎词,竟然没有一句是同样的。

    连婢女都能出口成章,可想而知,此地的主人,又是何等人物

    杨寒烟带着好奇,缓步走近宅门,为首的一个蓝裙貌美的婢女,带头叫道:“恭迎娘子芳驾,愿娘子一举夺魁。”

    站在不远的李小八,摸着下巴,心说,公子说过,今日来的女诗人,仅有杨寒烟一人,自然也就成了重点对象。

    用公子的话说,只要忽悠住了身份高贵、才华横溢的杨寒烟,其余的文人墨客,豪商大贾,其实都不在话下。

    随侍的丫头替杨寒烟递上了请柬,那为首的蓝裙女婢,看清楚杨寒烟的名字,心知,正主来了。

    “娘子里边请。”蓝裙女婢亲自陪同杨寒烟往府内走去。

    沿途之上,杨寒烟发觉,府内并没有俗气的张灯结彩,迎面的照壁之上,居然挂了一幅狂草书就的念奴娇。赤壁怀古,端的是异常逼人,大气磅礴,气势非凡。

    杨寒烟眼前不禁一亮,莫非此宅的主人,竟与那位先生有联系。

    可是,等她走近一看,狂草的下边,却没有留下任何落款,心里不觉有些失落。

    照壁上的一笔狂草,虽然还残留着几许匠气,可架不住词意太佳,令人自动就忽略了过去。

    杨寒烟克制住急迫的心情,缓步往里走,只见,回廊内,处处有对联,遍地皆文萃,竟无半分世俗之气。

    再往里走,一草一木,皆现奇姿,花红叶绿,相得益彰,令人如有误入桃源之感。

    进入湖心亭后,杨寒烟发觉,她已经来得算早了,可是,王冠林和李中,竟然到得更早。

    见众人都低着头,凝神苦想,根本都没注意到她的到来,杨寒烟好奇的走了过去。

    却见亭中的石案上,摊开来一幅狂草书就的对联:官渡战赤壁战夷陵之战。

    李中挠着头,叹道:“此联太过难矣”

    “怕是此地的主人,也没有下联吧”王冠林频频摇头,此联紧扣三国时期的三大决定性战役,实在是太难了。

    杨寒烟凑过去,看了对联,不由倒吸了口凉气,芳心一阵抽紧,这哪里是要对对子啊,简直是故意难为人嘛。

    人群中的李小七,拱手笑道:“我家公子说了,此联不过是道开胃菜罢了,更有趣的还在后头呢。”

    杨寒烟心里象猫抓似的,很想见到此地的主人,却碍着身份,不好主动提出。

    大约一刻钟后,李中易亲笔书就了一幅狂草下联,命人送了过来。

    杨寒烟抢先接到手中,定神一看,这狂草墨迹未干,和照壁上的狂草笔体一致。显然是一个人所书。

    “袁绍哭曹操哭刘备亦哭好,对得好,对得妙。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一向心高气傲的杨寒烟,心服口服,娇声叫好。

    “哼,也不过如此。”王冠林和杨寒烟是冤家对头,凡是杨寒烟叫好的,他都要想办法找出理由来反对。

    “某远不如也”李中微微一叹,此地的主人不仅会造纸。更擅诗词,显然是个隐于市的大文豪。

    从湖心亭里出来,在李小七的指引下。杨寒烟一马当先和众人,游到一片桃花林的前边。

    迎面就见一幅酣畅淋漓的狂草,上书:桃源只在镜湖中,影落清波清波十里红。自别西川海棠后。初将烂醉答春风。

    “妙。妙啊,妙极了,实在是妙哉”王冠林这一次抢在杨寒烟的前头,大发了一通感慨,气得杨寒烟粉面含霜,怒意丛生。

    李中暗暗摇头,面对如此应景的好诗,他着实自愧不如。甘拜下风。

    在狂草的旁边,又有一幅狂草的对联。只是这一次却仅有下联:思如流星心存慧,智夺乾坤,满目巾帼。

    杨寒烟凝神细细一想,就象喝了蜜似的,芳心里面甜丝丝的。显然,这阙下联,专为杨寒烟所作,夸她智慧似海,才学很高。

    李中倒是想到了上联,只是,由于下联夸的是杨寒烟,他不太好插手其中。

    王冠林苦思冥想,本欲力压杨寒烟一头,怎奈才思不足,脑中空空,徒唤奈何。

    不大的工夫,一个蓝裙小婢,手捧着上联,出现在了李中的面前。

    李中接过上联一看,不由露出了会心的笑容,缓缓吟道:“笔墨如竹发如雪,才赢天下,好多才子。

    杨寒烟心知,这是此地的主人,故意吹捧前来赴会的士林才子,免得大家心里失去了平衡。

    就这么一路走,一路发掘趣味性十足的对联,适逢其会的江都士林一众“学霸”们,啥时候见过文风如此之盛的文会

    一时间,包括李中在内,大家渐渐融入到了鼎盛文墨的浩瀚海洋之中,而无法自拔。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一直居中坐镇的李中易,信手摆平了整个江都士林之后,开始谋划着应对整个南唐的豪商阶层的到来。

    临来南唐之前,李中易心里就很清楚,江都府才是南唐真正的文教和商业中心,江都之富,甲于天下。

    由于南唐十分发展农业的生产,土地肥沃,地力充沛的常熟地区,已经渐渐开发成形。

    以至于,南唐的粮食产量,节节攀升,粮价则是逐年递减,达到了惊人的两文钱一升米的程度。

    由于江都府附近,不仅产粮,更产盐,自然吸引了各路豪商,云集此地,商业贸易活动异常之频繁。

    豪商们进宅之后,刚落座,就有人捧来一杯没有加料的香茗。待众人品过茶后,蓝裙婢女们捧着纤细如雪的餐巾白麻纸,递到大家的手边。

    本地最大的纸商,抱月轩的东主叶向华,看清楚手里的餐纸后,不禁大惊失色。以他的眼力,仅仅这两张擦手的餐纸,至少值八百文钱。

    茶过几味后,叶向华突觉内急,就在小厮的带领下,去了更衣间。

    还没进更衣的净房,叶向华就已经嗅到,一股子极为难得的龙涎香的特殊气息。

    净房里都用上了龙涎香,可想而知,此地的主人,有多豪阔

    在马桶上解决了生理问题后,叶向华东张西望,却没看见刮屁股的竹筹存在,不禁有些生气,这是什么服务未完待续。。

    ps:  ps:127章,点赞很少,司空想问下兄弟们,这一章看得不爽么有任何意见,都请发到书评区,司空一定亲自回复。另外,月票没几张也就算了,大家连推荐票都不舍得给,司空很有意见哦。

    最后,声明一点:今天的月票如果超过了15张,达到234张,司空在凌晨一定加第四更,一万二千字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