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明经皂役的暗中指点,早就知道李中易的身份,于是,他哭丧着脸,拱手说:“不瞒李公,这批货物皆是一些残次的绫罗绸缎,如若估价过高,小人就要赔死了。”

    李中易心里直想叹气,长得如此俊俏,逼格直追俏周瑜的年轻人,竟然满嘴都是铜臭味,实在是令人大跌眼镜啊。

    “汝为何在此地弃船登岸”李中易毕竟不是专业的商人,有些问题他必须找行业内的熟手了解情况。

    刘东明转动着眼珠子,犹豫着该不该说真心话,李中易微微一笑,说:“只要你老实的回答了本官的问话,别的都好商量。”

    “不瞒李公,此地虽然商税较那个高可是,汴河前面,越是靠近开封城的各个津渡,力资费也越贵,还经常丢东西,告状都没用。另外,赁来的牛车或是驴车,也要多花不少钱。小人为了尽量省下几个小钱,宁愿辛苦点,就从逍遥津上岸。”

    李中易一边仔细的听,一边频频点头,这刘东明所说的困难,其实就是他李某人的重大机遇。

    想了解更多的情况,李中易就把刘东明领回了公事厅内,命马小六泡好了茶,然后就开始交流。

    这人真的是不可貌相,长得如同神仙一般的刘东明,居然市侩得很,为了省几个税钱,对李中易的问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当然了,刘东明对于他的进货来源。以及真实的价格,销售的渠道,那是绝口不提。

    李中易心里明白。这个刘东明显是想获得他的好感,方便以后从外地进货的时候,都能够在逍遥津享受到低税的好处。

    聊了大约两个多时辰,李中易心满意足的放走了刘东明,他的货物税率不变,还是值百抽五,只是实际的总价值方面。李中易给他打了个七折。

    刘东明连连道谢之后,欢天喜地的走了,黄景胜快步走到他刚才的位置旁边。弯下腰,从地面捡起了一串钱。

    “呵呵,区区一串钱就想收买我老黄,退给他吧。”李中易微微一笑。信手拿过一本帐册。仔细的翻阅里边的内容。

    不论古今,商人们给有实权的官员行贿,已经成了尽人皆知的显规则。

    吃罢午饭,李中易命王有德去找十几个闲汉过来,帮着搭几间简易的茅草棚。

    王有德心里不太明白,却又不敢问李中易,只得揣着狐疑下去安排。

    因为现在是夏季,李中易暂时不需要考虑防寒的问题。只需要茅草棚坚固不倒,就算是大功告成。

    津卡的帐目上。存有五十贯钱,这个是历年积累下来做门面的公款,李中易只要不装进自家的兜里,可以随便支用。

    茅草不值钱,黄泥做的砖也不值钱,木头稍微值点钱,不过,李中易并不打算修成碉堡,自然不需要太贵的木料。

    按照朝廷的规矩,李中易当差期间,除了休沐日之外,必须请假才能回家。

    所以,当晚,李中易就住到了,津令的官舍里边。

    逍遥津令的官舍,就在距离逍遥津渡口两里多地的逍遥镇内。

    说来也很奇怪,这座不大的三进小院子,横跨两县,左墙外是开封县,右墙边是祥符县。

    小妾们都没在身边,李中易看了一会书,洗过脚,就上床睡觉。

    第二日,李中易早早的起了床,在墙边活动了一下手脚,黄景胜在镇上买来面片儿汤和芝麻胡饼,对付着吃了早餐。

    出门后,李中易骑马走在镇子里的街上,他发现,有很多镇民都没有在家里自己做饭,而是在外面吃早点。

    李中易心想,农民一般不舍得在外面吃早饭的,这些镇民恐怕都是在开封附近有活干的市民了。

    到了渡口后,李中易就见王有德正督促着他找来的一大帮子闲汉,开始搭建茅草棚。

    黄景胜看了一阵子,也有些好奇的问李中易:“公子,修茅草棚做什么”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打算卖盒饭,凉茶,以及雨伞之类的东西。”

    “盒饭是啥”黄景胜很有些不解的追问李中易。

    李中易的嘴角微微翘起,笑道:“盒饭就是大碗的米饭。”

    “公子,北人以面食为主,您为何要卖米饭”黄景胜越发的不解。

    “南人却喜欢吃米饭啊,再说了,这仅仅只是个开始,回头啊,面食肯定有的。”李中易也懒得和黄景胜解释得太细,有些事情还真是一时半会说清楚的。

    三面透风的茅草棚,很快就有了个雏形,李中易让王有德把津卡的皂役们叫到一块。

    黄景胜接了李中易的眼色,就大声问话这些皂役:“李公问话,谁的浑家会做饭的”

    皂役们不知道李中易是何意,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李中易笑了笑,说:“本津卡需要会做饭的五个婆姨,每日工钱十文,还管饭。”

    这下子,皂役们全听懂了,有些自以为浑家做饭很棒的皂役,纷纷挤到黄景胜的面前,抢着报名。

    名额只有五个,可是报名的人,却有八个,大家都眼巴巴的望着李中易,希望他能够选上自己的浑家。

    李中易原本只是随口说了五个人,见大家都想替老婆找份管饭的工作,他也就松了口,全都接纳了进来。

    “多谢李公成全,这下子帮咱们解了大难啊。”一时间众说纷纭,大家都对李中易的赞不绝口。

    李中易微微一笑,饭铺是津卡所开,参加的人员又都是皂役的浑家,倒很有些机关食堂的味道哈。

    约好是第二天早上过来,有些性急的人,当天中午,就找来了他的浑家,想要做饭给李中易吃。

    王有德见了眼前这一幕后,知道彻底的大势已去,他对李中易善于收买人心的心机,感到异常忌惮。

    茅草棚以及炉灶搭建完成后,李中易吩咐王有德去买摔伤后宰杀的牛骨头,牛油以及几斤牛肉来,准备熬汤。

    黄景胜则带人去附近的村子里边,采购米、面、青菜、萝卜等菜,很多东西直接从农民手上买,价格比在开封城内,要便宜得多。

    八个女厨师,李中易根据她们的特长,有人专门负责切菜,有人负责擀面,有人按照李中易的教导,专门负责炒大锅菜。

    李中易大致计算过,第一天只准备六十人份的饭菜,津卡本身有二十几个人,加上八个女厨师,剩下的三十份,就是今天要销售的盒饭量。

    昨日有三批闲汉,据说马小六说,他们很多都是单身,家里不开火做饭,总是在外面吃。

    这又可以消耗掉十份左右的饭菜,那么剩下来的二十份,就是要给来往的行人或是客商提供饭食了。

    菜式方面,李中易不打算搞得太复杂,三荤一素一汤即可。李中易家里每天要吃掉半只羊,他只需要把羊骨头、羊油和少量的羊肉带来,就可以解决掉两荤的问题。

    含有大量浓汁的羊骨头炖萝卜、熬得直冒油的牛骨头蘑菇汤,清炒白菘,一小碟子腌萝卜,再加上一碟子红烧鱼块。

    因为津卡附近就有卖鱼的渔翁,买鱼非常方便,也很便宜,李中易特意加上了这道菜。

    实际上,李中易在安排菜谱的时候,刻意以荤菜为主,那道清炒白菘,实际上是给他自己留的。

    镇上吃饭,没有炒菜,还不如就在津卡里边,解决掉中饭和晚饭,也方便得多。

    李中易又安排一个随从,去镇人找人制作招幌,也不需要太过花哨,上书几个大字:五文钱管吃饱。

    所有的东西采办齐全后,据黄景胜的精确计算,至少需要每日卖出两百份这种所谓的盒饭,才有可能发出女厨师们的工钱。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这种买卖,只需要保本,或是略赔一点就可以了,谁指望靠这个赚大钱”

    黄景胜这才恍然大悟,自家公子办这种所谓的盒饭铺子,不过是为了笼络住皂役们的心罢了。

    “公子,小的还是不太明白,为啥要搞这么多荤菜呢”黄景胜想了半天始终没明白这里边的道理。

    “呵呵,荤菜多汁,又有牛骨头汤垫底,这油水一足啊,吃的饭就少了。”李中易笑眯眯的揭开谜底。

    黄景胜频频点头说:“是啊是啊,咱们府上荤菜也是多汁的,所以下人吃的米饭就少得多了。”

    “嗯,以前我家里穷,爷爷一顿饭可以吃下去两斤米饭。真来了一群大肚汉,这五文钱连米钱都不够啊。”李中易轻轻的摇动着折扇,这盒饭铺子一旦开起来,他就有了聚拢客商的由头,还可以解决掉皂役家属的工作问题,一举数得。

    隔天中午的时候,李中易命人竖起“五文钱管吃饱”的硕大招幌,让经过码头的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因为很多人都不识字,李中易又安排了两个皂役,逢人就说:五文钱管吃饱。

    可是,皂役们吆喝了很久,路过的行人,却没人来买“盒饭”吃。

    李中易凝神一想,不禁哑然失笑,赶紧让那两个皂役下去,换上两个女厨师来吆喝。未完待续。。

    ps:  说句心里话,司空也确实不想每天的每一更都喊月票的支持,这个太掉份了可是,司空现在别说冲进前三,就连目前新书月票榜的前五,都难保了。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