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易随口问王有德:“屋内的女子,是何人引入津卡”

    “啊津卡内竟有女子出现,我平日里怎么教诲你们的一定要谨守朝廷的法度,管好自己的裤裆。”王有德一脸震惊的模样,扭头就开始斥责手下的皂役们,“谁干的赶紧站出来,免得皮肉受苦。”

    李中易扫了眼满色有异的皂役们,不由微微翘起嘴角,他心想,王有德也是个难得的演戏高手啊

    试问,如果不是手里握着权力,谁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把女子带入津卡,答案已是不问自明嘛。

    咳,小小的一个津卡税关,竟然接二连三的出现水平不差的“戏子”,李中易倒觉得有些趣味。

    唉,生活实在是太枯燥了,多些乐趣,不是坏事啊

    “谁干的,快点自己滚出来,免得皮肉受苦。”王有德的话,是冲着全体皂役们说的,实际上,李中易已经注意到,他的眼神正凶狠的瞄着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皂役。

    嗯哼,想找替罪羊么李中易是何许人也,岂能看不破王有德的企图

    “是是小人”那中年皂役顶不住王有德几乎要吃人的肃杀眼神,战战兢兢的从队列中走出来,跪倒在了李中易的面前,“求您行行好,饶了小人一命”

    “汝叫何名”李中易淡淡的问那个中年皂役,没有丝毫要大发官威的样子。

    那个中年皂役结结巴巴的说:“小小人叫马小六”

    “欠了不少钱吧”李中易冷冷的盯着马小六,直到他的身子抖成了筛糠。吓得魂不附体的时候,这才冷不丁的突然发问。

    “是啊啊”马小六也是被李中易凌厉的眼神给吓懵了,居然稀里糊涂的就说了真话。

    “欠了多少”李中易冷冷的一笑。“汝不说实话,就别怪本官心狠手毒。”

    “十十贯文。”马小六颤抖着身子,脑袋紧紧的碰着地面,根本不敢抬头去看,双目几欲喷火的王有德。

    “区区十贯文,你就不要命了”李中易忽然叹了口气,吩咐黄景胜。“赏他三十贯文,让他连子钱也一起还了。”

    “喏。”黄景胜虽然没想明白,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严格的执行李中易的命令。

    “啊”在场的所有人都完全没有料到,被王有德推出来当替死鬼的马小六,不但没有受到严厉的惩罚,反而得了新任津令的厚赏。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天上会掉下馅饼么有人忍不住仰面看了看天色。却见。晴空百里无云,大日头已经从东边升起,艳阳普照大地,没有丝毫刮风下雨的迹象。

    马小六望着面前货真价实的三十贯钱,死命的揉着两眼,简直不敢相信他自己的眼睛。

    “老马,还不赶紧谢上官的赏。”

    “谢您的赏小人下辈子做牛做马,都要报答您的大恩大德。”马小六伏在地上。频频磕头,居然一口气把感谢的话。说得既清楚,又明白。

    “嗯,等一会,汝自己主动去领三杖,然后就跟着伺候本官吧。”李中易淡淡的说,“私带女子进津卡,本官不罚你,难以服众。”

    “啊”马小六张口结舌,一脸的难以置信,脑子里空空如也。

    “小六哥,快别楞着了,赶紧谢上官的大恩呀。”

    经过旁人的提醒之后,马小六立时来了精神,狠狠的给李中易磕了几个响头。

    也许是喜疯了,马小六居然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跑到后排的一名皂役的跟前,拱着手说,“张五哥,求求你,先打了板子吧,回头我好一心一意的伺候上官。”

    这马小六受了责罚,居然还要对李中易感恩戴德,黄景胜不由暗挑大拇指,佩服得五体投地。

    在场的所有皂役,全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新来的这位津令,举手投足间,就把王有德推出来当替罪羊的马小六,变成了深知逍遥津内幕的心腹。

    高,真的很高,实在是高得很啊

    李中易只花了三十贯文,就拿到了开启逍遥津内幕的钥匙,黄景胜觉得,无论怎么看,这笔投资都是远远的物超所值。

    王有德做梦都没有料到,李中易的手段竟然如此高妙,他越想越害怕,已经连肠子都快悔青了。

    李中易瞥了眼已经吓得脸色大变的王有德,故意把这个“戏子”撂在了一旁,也没有搞训话的花架子,而是把马小六招到身旁,和颜悦色的说:“小六,领我去官厅。”

    “小人得令。”马小六乐滋滋的带着李中易上了二楼,详细的解释了,那几间屋子有何用途。

    李中易坐到公事厅的书案后边,吩咐黄景胜,让他一个一个的找逍遥津的皂役们谈话。

    主要是问清楚,谁介绍来的这津卡之中,谁和谁关系好或坏,等等等。

    马小六殷勤的提来水壶,按照李中易的吩咐,泡了两杯没有加任何料的清茶。

    退到门边后,马小六心里觉得很奇怪,李津令的对面并没有人,为何要在那边摆上一杯茶呢

    李中易喝了口热气腾腾的“义阳茶”,悠闲的翻着帐本,大致的看了看,逍遥津最近的税收情况。

    这义阳茶,也就是后世的信阳茶,在陆羽的茶经里边,属于淮南茶系。

    虽然,这个时代的义阳茶的制茶工艺,还远远没有突破到信阳毛尖的程度,却也多了几分原汁原味的豫南荆湖的古朴风味,所以,李中易到了开封之后。就喜欢上了这种茶。

    只是有一点,却颇令李中易感到头疼,好好的义阳绿茶。却偏偏要做成团茶茶饼售卖。

    李中易对团茶彻底无爱,黄景胜买来的义阳绿茶,他又要让瓶儿安排府里的婢女,小心翼翼的分捡成后世绿茶的单叶状态,实在是麻烦透顶。

    喝了口略带股子涩味的义阳茶,李中易信手又拿过一本帐册,大致对照了下。他发现,逍遥津的税收状态,实在是令人堪忧。

    这逍遥津一天的税收。竟然不到二十贯,也就是说,一个月也就是六百贯的总收入,实在是少得可怜。

    整个税关。一共有不入流的小吏两名。杂役十九名,再加上李中易这个津令,一共二十二人。

    其中,在开封府有底档的,也就李中易和王有德二人,其余的全是没有工钱的白役。

    白役,也就是自带干粮免费服徭役的草民,或是市井乡野的闲汉。

    官府只负责这些人的住宿。也就是津卡一楼的大通铺,至于衣食行。全部自理。

    可想而知,他们这些白役的收入来源,完全靠私下里盘剥来往的客商。

    李中易轻轻的敲击着书案,随后站起身子,走到后窗边。

    李中易看见津卡背后的荒地上,有一大片用茅草和土墙,搭建起来的贫民窟。他不由微微一笑,税收很低,可用的流民却很多,这就好办多了。

    李中易重新坐回到书案前,这时,王有德哭丧着脸,跑来找他这个顶头的上司。

    “坐吧。”李中易抬手指了指面前那杯已经凉透了的冷茶,“小六泡的这杯,已经很久了。”

    李中易早就料到王有德要来私下里请罪,竟然提前预备好了茶水,到了这个时候,王有德如果还不明白李中易的厉害之处,那就活了这三十多岁。

    “咚。”王有德双膝跪地,重重的磕头,“多谢李公开恩。小人有罪,不该违犯津规,公然留宿姐儿。”

    李中易没有如王有德预想中的那样,直接扶他起身,反而沉下脸,冷冷的说:“既知有罪,那就写个自供状,呈给本官吧。”

    吩咐过之后,李中易背着手离开了公事房,领着黄景胜下楼,去江边看看客商们过往的情况。

    “公子,那王有德如果不写自供状呢”黄景胜十分好奇的问李中易。

    李中易笑眯眯的说:“那就是自绝于人民了,自作孽不可活。”

    “人民公子,啥叫人民”黄景胜一头雾水的追问李中易。

    李中易轻声笑道:“所谓的人民嘛,就是本官,本公子是也。”

    “嘿嘿,只要这个王有德写了自供状,这小子就再也跳不出公子您的手掌心了,厉害啊,小的佩服之极。”

    黄景胜在蜀国的大理狱里边,干了不少的黑心事,昧下过许多黑心钱,官场上的一些把戏,他知道的颇为不少。

    “嗯,我给了他选择权,他如果硬要作死,谁又能够挡得住呢”李中易轻轻的摇动折扇,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说实话,黄景胜最喜欢李中易如今的洒脱模样,千钧重担,一肩挑,却胜似闲庭信步。

    官场上,站队既是一个政治态度,也是一门高深的政治学问。不管古今,站错了队的人,即使不死不关,也要脱层皮。

    这一次,由于疏忽了孟昶完全没有底限的出卖,李中易已经狠狠的错过了一次。

    如果不是赵匡胤够义气,讲交情,并且鼎力相助,李家老小都要跟着李中易,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李中易注意到,汴河上的货船或是商船,其实并不少,可是,主动靠岸逍遥津的,却屈指可数。

    “老黄,开封城内这几日的物价情况,都打听清楚了吧”李中易扭头问黄景胜利。

    黄景胜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本帐册,小声念道:“糙米,九十文一斗,白菘五文一斤,柴禾三十文一石”

    李中易一边听,一边点头,看来这开封的物价,尤其是粮价和菜价,远远的高出成都一大截。未完待续。。

    ps:  自从上架以来,司空每天都坚持着三更一万字,没有功劳有苦劳啊,拜托兄弟们赏几张月票,给点鼓励吧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