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至少三更,2更已经完成,第三更大约晚上十点左右更新,请兄弟们留意。更新的计划也公布如下:早上八点左右,第一更;晚上六点左右第二更;如果月票给力,晚上十点左右,加一更。如果月票非常给力,凌晨零点后,再加一更。

    李中易这还没有上任呢,兄弟们就帮着打听到顶头上司的底细和来头。

    不管古今,要想脑袋上的乌纱帽戴得稳当,必须了解同僚们的背景和人脉。

    李中易心里非常清楚,红楼梦里,小沙弥衙役对贾雨村所说的护官符,对于官场中人来说,绝非戏言。

    有些背景深厚的超级大权贵,你永远都得罪不起,否则,就等着倒血霉吧。

    李中易虽然是被孟昶出卖的,可是,他这么快就出仕后周,这贰臣的污名,恐怕再也难以洗脱。

    “呵呵,清官有清官的好,贪官有贪官的妙处,端看怎么去和他相处了。”李中易摸着下巴,露出轻松的笑意,示意兄弟们不要担心,他自有办法。

    嘿嘿,好几年的厅局级领导干部的历练,李中易可不是白混的。如果不是该死的车祸,李中易早已是享受副部级政治和医疗待遇的正厅级院长。

    “无咎兄,这贪官还有妙处”赵匡义放下手里的芝麻胡饼。十分好奇的瞪着李中易。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说句心里话,我最担心的是。上司是个不通时务的道学先生。这种人,即使是清官,也无大用。”

    鉴于李中易的谬论太过惊世骇俗,赵家兄弟和慕容延钊,全都停下了筷子,竖起耳朵,想听他的下文。

    “这种清官。以道德模范自居,凡事都讲所谓的春秋大义,虽然不收钱。却也不办事,因为他根本就不懂怎么去办实事。这种人往往只知墨守成规,甚至刚愎自用,不听人劝说。这就非常容易好心办坏事。”

    李中易见面前的三个人都目瞪口呆。不由又是一笑,继续解释说:“比如说,我现在想在职权范围内,办一件正经事情,如果上司是贪官,我就可以晓之以利,只须谈妥分成的比例,就可让那贪官、朝廷和草民一起得利。”

    “唉哟喂。某家还是头一次听闻此等高论。乍一听,大道理不通。不过。仔细一想,还真有一大批庸官,和你说的一模一样。”慕容延钊连连摇头叹气,十分佩服李中易的过人观察力。

    赵匡胤摸了把頦下短须,凝神细想之后,缓缓的说:“先生所言,实乃真知灼见,一语洞穿选官用官之弊。”

    李中易暗暗点头,不愧是未来的宋太祖,他小小的点拨了一下,赵老二就明白了其中的奥妙。

    “千里做官,一为做更大的官,一为钱财。”李中易小小的卖了个关子,等众人聚精会神的望着他时,这才缓缓的说,“朝廷养官,为的是治民。地方官手里的权力太大,屁股随便坐歪一点,金银就得塞满自家的屋子,更有可能威胁到朝廷的安危。可是,如果地方官手头的权力太小了,遇见大灾或是贼人谋反,就只能束手无策,一翻两瞪眼。”

    “先生说得对极了。”赵匡胤轻轻的拍了拍桌子,催促李中易赶紧说下去。

    见赵老二已经入了瓮,李中易微微一笑,说:“太平时期和危急关头的局面大不相同,朝廷完全可以定下明确的标准,规定清楚哪些重大的事项,地方官可以统帅本地的官军剿贼,或是开仓放粮。”

    “无咎兄说的一点没错。想我大周疆域辽阔,东西长达数千里,地方官的权力太小,平日里倒也罢了。若有反贼做乱,那就很容易误了大事。”

    赵匡义的分析,的确让李中易有一种惊艳之感,这小子啥时候成长得如此迅速

    “先生,只是这个度很难把握啊”赵匡胤非常老道的又说到了点子上。

    李中易索性站起身子,侃侃而谈:“这就需要监督了。朝廷派人当地方官之副,遇有大事,必须召集众官,当众签押确认相应的状况,则可解决事权不一的问题。”

    “妙,妙得很,先生果然胸藏百万韬略”赵匡胤下意识的叫好,却让李中易看破了内情。

    如果不是平时十分注意了解这些东西,至今还是个武将的赵老二,怎么可能有闲心去研究吏治呢

    一顿早饭,吃了一个多时辰,李中易也真正坐实了先生的身份。就连一直喊无咎兄的赵匡义,也在赵匡胤的冷眼逼迫下,改口叫了先生。

    实际上,李中易刚才当了一阵子老师,等于是提前给赵老二打了预防针。万一,赵老二夺位成功,真正成了宋太祖,可不能偏听,赵普那家伙的文官过度集权的建议。

    强干弱枝的政策,固然加强了朝廷的权力,却也使地方上基本无力抵御外敌的入侵。

    吃罢早饭,李中易发觉赵家兄弟和慕容延钊都没有要走的意思,他略微一想,也就明白了。

    除了赵匡义是个闲人之外,剩下的两个可都是统兵大将,如果不事先请假的话,耽误了军务,那是要掉脑袋的。

    有瓶儿这个得力的管家娘子在,李中易非常放心,他平日里只是拿钱回家,却很少过问内宅的事宜。

    临出门的时候,赵匡胤把李中易拉到一旁,小声提醒说:“先生,千万不要再和蜀国有任何瓜葛,陛下最忌惮的是,内外勾连。”

    李中易心头猛的一凛,赵老二提醒得非常及时。他当即点头说:“元朗,你就放心吧,我既已是周臣。断无暗中联络蜀臣之理。”

    赵匡胤明着说是内外勾连,实际上是暗示李中易,柴荣的疑心病很重,不可能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放过他,必然在暗中会布置。

    “那元朗你”李中易意识到,不能给赵匡胤添麻烦,就关切的问他。

    赵匡胤眯起两眼。微微一笑,说:“三郎和化龙兄被你捉了的事,我已经私下里禀报给了陛下。陛下非但没有责罚,反而夸我无私。”

    原来如此李中易瞬间明白过来,赵匡胤之所以能一直深得柴荣的信任,敢情。他做到了待君以诚

    当皇帝的。最担心的,不就是官僚们联起手来,忽悠他么

    早年当过米贩子的柴荣,不过是柴皇后的内侄罢了,和郭威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结果,郭威选择接班人的时候,直接越过了嫡亲的外甥李重进,反而扶持着柴荣顺利的登上了皇位。

    这样的柴荣。有可能是简单的人物

    别的且不提,昨天李中易觐见的时候。面对柴荣的巨大心理压力,可比陪在孟昶那个昏货身边,有着天壤之别。

    “多谢元朗提点。”李中易一本正经的拱手作揖,诚恳的感谢赵匡胤。

    赵匡胤把眼一瞪,没好气地说:“我可是从来都把你当作自家人看待的啊,可别和我来这些虚头巴脑的玩意,没意思”

    李中易陪着笑脸,说:“元朗莫怪,我读书无成,倒学到了一股子酸气。”

    “哈哈,先生你这都算是酸气的话,朝中的那些老道学先生,岂不成了酸瓜菜”慕容延钊笑得很粗鲁,李中易也不禁哑然失笑,军汉嘛,不能要求过多。

    墨容延钊对开封府比较熟悉,就由他当向导,领着几个人在街面上闲逛。

    离开李家,没走出去几步,就见一个皂役服色的年轻人,凑到慕容延钊的跟前,笑嘻嘻的拱手说:“二哥,小的听说您,最近又买了不少美貌的小娘子”

    “哈哈,你小子,耳目太灵通了。前几日的事,你这么快就知道了。”慕容延钊抬手拍了拍那人的肩膀,笑问道,“小乙哥,五哥他们都还好吧”

    “嘿嘿,哥几个都好着呢。三哥最近榨干了一个富员外,还得了那员外的小妾,每日拥美高卧,误了好几次当值,让上官打了屁股,发落去了左军巡院,每天只能苦哈哈的巡街。”这小乙哥毫不避讳有外人在场,公然说出自家兄弟的丑事,确实让李中易开了眼。

    “呵呵,先生,他叫张小乙,目前在府衙的吴推官手下当差,是这东京城里有名的包打听。”慕容延钊着重的介绍,引起了李中易的高度重视。

    堂堂禁军的大将,居然对一个小小的差役,如此的看重,由此可见,这个张小乙必有过人之处。

    “小乙哥最近也发了不少的财吧”李中易摸了摸下巴,故意打趣张小乙。

    张小乙眉心一挑,说:“不瞒这位哥哥,倒也没发什么财,只是得了一处两进的小宅子。”

    这还不叫发财在这开封城内,随着承平日久,商贸往来日益频繁,百姓安居乐业,房价只可能步步高升。

    后世的魔都、帝都,以及穗、深两城,因为土地资源有限,那个房价只可能涨,却绝无暴跌的可能性。

    李中易乐了,竖起大拇指,笑眯眯的说:“小乙哥好本事。”

    “也没啥大不了的。员外们当库户,利用父钱赚赊贷的子钱,咱们这些苦差役,帮着员外们花用一些昧心钱,也算是劫富济贫了吧”张小乙大咧咧讲明了生财之道,令李中易着实大开了一番眼界,感叹不已:好胆量

    注:库户就是放高利贷的有钱人,赊贷就是高利贷,父钱是本金,子钱就是利息,后不赘述。

    不过,李中易却发现,这张小乙一直在和慕容延钊暗中对眼色。他心想,这就对了嘛,有慕容延钊使眼色,张小乙才敢口无遮拦。

    嗯,李中易心里很清楚,慕容延钊倒确实没把他当作是外人。至于赵老二,伪装得太好了,李中易一时也看不清楚,他的真面目。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