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昨天四更顺利完成了,今天如果月票超过五十张的话,司空累得吐了血,也坚持继续四更,

    “咔嚓”一声巨响,柴荣一剑斩下龙案的一角,仰天长啸,“再给朕二十年时间,不破上京,誓不还”

    “陛下,臣请命在东京替那契丹虏酋,修一座顺服侯的大宅子。”李中易非常会来事,这个时候不拍马屁,更待何时

    “哈哈,李无咎,朕倒真有些看不透你了。说你不是佞臣吧,你偏偏擅长拍马,还拍得朕很舒坦。说你是忠臣吧,你又弃蜀臣服于朕。朕问你,究竟哪张面孔是真,哪张是假”柴荣脸上的笑容,很灿烂。

    李中易克制住内心的恐惧,诚恳的说:“回陛下,在父母面前,臣是孝儿;在妻妾房内,臣是浪子;对亲密的朋友,臣可以肝胆相照;对敌人,臣也下得去黑手。臣还有那么一点点贪图享受的小心思”

    “哈哈,滚起来吧,少装这种可怜样儿。朕不管那么多,只要求你的绝对忠诚,懂么”柴荣拉下脸,走到李中易的跟前,冷冷的说,“有人要朕杀了你,替死去的无数将士报仇雪恨,朕本想借你的项上人头祭旗的。”

    李中易心说,终于闯过了鬼门关,好险呐

    一代雄主柴荣,仅仅从气势上,就比孟昶那个憨货,强出何止百倍

    “你酿的烈酒不错,听说你很有钱。既然你这么会做生意,朕就赏你个逍遥津令吧,替朕多收点税上来。”柴荣转身离开的时候。扔下一句话,“给你十天假,先把家里安顿好喽。”

    从崇政殿内出来的时候,李中易的嘴角微微翘起,如果不是“犯强周天威者,虽远必诛”,这话异常中听。柴荣原本的打算,恐怕是要多晾他一段时间吧

    津就是渡口,这逍遥津令。就是管理开封郊区逍遥津的最高税务官。虽然这仅仅是个正九品上的芝麻官,可是,李中易已经非常满意了。

    这年头,没有一身官皮罩在身上。人身安全就完全没保障呐

    在内侍的引领下。李中易顺利的出了宫门,站到了内城的大街上。

    “先生,你可算是出来了。”赵匡胤快步上前,一把抱紧了李中易的肩头,猛力的摇晃了一阵。

    李中易咧嘴一笑,说:“蒙陛下厚爱,命某为逍遥津令,以后就要成日里和铜板打交道喽。”

    赵匡胤微微一愣。虽然他帮着说了很多好话,可是。柴荣始终没吐口,打算将李中易贬为布衣庶民。

    结果,李中易单独在崇政殿内待了两个多时辰后,柴荣居然破例饶了李中易不说,还授了官。

    这逍遥津令,虽然官卑职小,可毕竟是大周朝有品级的正式官员。只要入了官门,就等于是度过了最难的一关,将来,以李中易的本事,只要多多的立功,还愁不能升迁揽权么

    “哈哈,无咎先生,我慕容化龙做梦都没有,你居然这么快就与某家同殿为臣,实在是可喜可贺呐。”慕容延钊拦腰把李中易抱起,用力的晃荡着。

    李中易的苦胆都快被晃出来,慕容延钊这才罢手。

    这时,赵匡义从赵匡胤的身后,露出脸来,笑嘻嘻的说:“无咎兄,化龙兄已经早早的派人替你买了一所大宅子,嘿嘿,宅内美貌的小娘子如云似海。”

    见李中易含笑看过来,慕容延钊嘿嘿一笑,说:“某当初发过誓言的,如今必须兑现。”

    李中易心头不由一暖,慕容延钊想得很周到,连房子都买好了,幸好当初没宰了他。

    “无咎兄,你的家眷都早早的安顿进去了,还是先回家看看吧”赵匡义十分热情的拉住李中易的手,笑嘻嘻的说,“小弟手紧,二哥和化龙兄买宅子,买娘子的时候,只凑了一千贯,万望兄台莫怪。”

    李中易心想,赵匡义比以前成熟多了,看来挫折教育,确实催人进步的啊。

    “走,都先家去,喝他个一醉方休。”李中易一把拉住三个人,一起挤到赵匡胤的马车上,直接回新家。

    到了新家门口,李中易就看见一脸焦急的黄景胜,正在四处张望,显然是在担忧他的安全问题。

    赵匡义指着大宅门,介绍说:“这宅子,是我出面买下来的,一共四进,占地约有三亩”

    李中易一边点头,一边含笑朝黄景胜走过去,“老黄,我回来了。”

    黄景胜大瞪着两眼,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李中易,忽然怪叫一声:“谢天谢地,公子您没事。”

    李中易含笑问黄景胜:“你的家眷都接来了吧”

    “回公子,我的家人一早就偷偷的离开了成都,在渡口的时候,就已经接上了船。”黄景胜笑得很开心,全家能够在异地团聚,谁不高兴

    黄景胜的家人不老少,如果不是李中易因为要谋反,事先早有安排,保不齐黄家人就全陷在了成都。

    这时,得到了消息的李达和,快步从府内跑了出来,一把抱住李中易,“珍哥儿,你没事吧”

    “阿耶,孩儿不仅没事,还被陛下授了官。”李中易再次看见亲人,眼眶不由一热,差一点,只差一点点,他就再也见不到家中的亲人了。

    “伯父在上,请受小侄一拜。”赵家两兄弟和慕容延钊,三个人并肩走到李达和的跟前,深深的一揖到地。

    “唉,我不会说话,这些时日,多亏了化龙哥儿,和三郎了。”李达和本来就讷于言辞,感谢的话,也说得有些干干巴巴,不过意思却表达清楚了。

    “伯父。您可千万别和小侄们见外,咱们和先生,可都是过命的交情呢。大家都是一家人啊。”赵匡胤的总结性陈词,一下子把关系拉近了无数倍。

    李中易暗暗点头,不愧是赵老二,果然是拉关系的一把好手,难怪他可以牢牢的笼络住“义社十兄弟”呢。

    进府后,薛夫人看见了李中易,也顾不得有外人在场。一把将他搂进怀中,哭着喊着,“我的心肝啊。我的珍哥儿,你可想死娘亲了啊”

    李中易被闹了个大红脸,赵匡胤他们也都是人精,非但没有笑话李中易。反而你一言我一语的帮李中易说好话。

    因薛夫人有重孕在身。已经大大的显了怀,李达和担心她情绪激动,会出大事,赶紧护着她,回了卧房。

    “爷,可想死奴奴了。”芍药又抢先冲到了李中易的跟前,伏在他的胸前,嘤嘤低泣。

    “爷。奴家把家里值钱的金银细软,都完整无缺的带了来。”瓶儿装出管家娘子的端庄贤淑样儿。冲着李中易弯腿屈身,盈盈下拜。

    赵家兄弟和慕容延钊都知道李中易尚未大婚,这迎上来的肯定是贴身的侍妾,他们倒也没有多礼的回避,只是站在一旁,笑吟吟地看着李家人相会。

    以李中易和他们三人的交情,按照这个时代的习俗,绝对算得上是通家之好。

    也就是说,李中易将来大婚后,他们哥三如果上门来蹭饭,李家的正室少夫人,完全可以出头露面,陪着说说闲话。

    不过,李中易订下的老婆是风华绝伦的小周后,到时候,他可不敢把老婆带到赵家兄弟,尤其是色胆包天的赵老三面前。

    自古红颜皆祸水,尽量还是别冒险哈

    李中易陪着几个人,一起坐到饭厅,瓶儿早就吩咐过厨下,预备好了酒菜。

    当赵家兄弟和慕容延钊,喝了四十五度的“玉液香”时,一个个赞不绝口,大呼过瘾。

    过瘾归过瘾,几杯精馏的“玉液香”下肚,这哥弎全都喝趴下了,烂醉如泥

    李中易安顿好三个人住进客房后,一左一右,搂着两个爱妾,回了卧房。

    以前,死活不肯和芍药叠到一起的瓶儿,这一回居然也豁出所谓的管家娘子的颜面,任由李中易乱来。

    李中易搂着两个美妾,胡天胡地,享受着无尽的齐人之福,最终大被同眠,酣然进入甜甜的梦乡。

    由于李中易口味很刁,所以,自从他当家之后,整个李家,包括奴婢在内,都是一日三餐,而且花样也是不断的翻新。

    吃早饭的时候,慕容延钊喝着菠菜鱼片羹,手里抓着芝麻胡饼,吃得满嘴是油。

    赵匡胤虽然见多识广,可也没有见识过李家的这种吃法,觉得非常新鲜。

    赵老三丝毫也不懂啥叫客气,他探手就抓过两个卤鸡蛋,敲碎蛋壳,一口一个,塞了个满嘴。

    “先生真会享受,我等都是粗人。”慕容延钊一边往嘴里塞吃食,一边大发感慨。

    李中易瞥了眼吃得还算斯文的赵老二,他笑了笑,说:“我这人胸无大志,就贪图个享受,尤爱和美娇娘一起嬉戏。”

    赵匡胤忽然停下筷子,一本正经的说:“确实该多享受一下好日子。”

    这话没头没尾的,李中易心里却明白,赵老二这是暗示他,要过一段低调的时日,以便顺利的度过柴荣的观察期。

    李中易暗暗点头,赵老二他能够说这话,就确实没见外,拿李中易当自家人看待。

    “无咎兄,你这逍遥津令,隶属于开封府管辖。我呢,在开封府里的人面,也算是比较熟。昨儿个,我一得了消息,马上就使人去问过了,”慕容延钊说到这里,烦恼的抓了抓脑袋,重重的叹了口气,接着说,“自从王朴高升枢密副使之后,现任知开封府事的是昝居润,这个昝某是博州高唐人,不仅为官清廉,而且精通细务。”

    赵匡胤也叹了口气,说:“此人饱读诗书,一向瞧不起咱们这些军汉,很难说得上话,套得起交情啊。”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