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家见过夔王殿下,见过无咎公子。”周娥皇倒是落落大方的分别行了礼。

    “不敢当,实在是不敢当。”孟仁毅的身份尊贵,自然可以平礼相待,李中易却不可能对王妃失礼,只得离席避开。

    “哈哈,都是自家人,何须讲究那些没用的俗礼。”李煜的再次强调,终于让李中易意识到,他那个未来的正妻,极有可能是历史上那位先被李煜偷了身子,又被赵光义强夺的小周后。

    “是啊,我和无咎情同手足,这里确实没外人。”孟仁毅也大致听懂了李煜的疯话,看在李中易的面子上,他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更有些好奇。

    “呵呵,我们新婚出游,嘉敏也闹着要一起出来玩耍,让老泰山给拦阻了。”李煜倒是非常洒脱,直接把不能轻易透露的女儿家的闺名,就这么大咧咧的抖了出来。

    周娥皇白了丈夫一眼,浅笑着解释说:“舍妹年幼爱玩,今年才五岁半,家父不许她跟着胡闹,将她禁足于家中。”

    什么李中易翻了个大白眼,他未来的大老婆,今年居然才五岁多,等她成年,至少还有十多年啊

    老天,不带这么玩的,好不好

    “呵呵,妹婿不必多虑,老泰山曾经说过,到时候,可以提前成亲,等及竿之后,再圆房。”李煜这句挑明了的妹婿,让李中易彻底明白了,他那个如今还十分年幼的大老婆。的确是未来的小周后,字女英,名嘉敏。

    周娥皇狠狠地白了丈夫一眼。这种疯话也敢在人前乱讲,太没规矩了。

    李煜讪讪的一笑,热情地邀请说:“无咎,等你和嘉敏成了亲,咱们结伴游山玩水,如何”

    据正史记载,周女英比周娥皇还要漂亮数倍。以至于,周娥皇重病在床,李煜这小子居然设下圈套。将周女英勾到了手。

    人渣,败类,李中易心里一阵恶寒,鬼才要和你一起出游。老子防你都来不及呢。

    李中易瞥了眼艳美不可方物的周娥皇。心说,这当姊姊的已经有了花蕊夫人五分姿色,那么,长成之后的妹妹周嘉敏,又是何等迷人的光景呢

    李中易心想,以前,周宗这个准岳父几乎和李家失去了联系,如今。却又突然写了信来。

    唉,世态炎凉啊。如果李中易和孟仁毅不是铁杆兄弟,恐怕周宗会一直把他遗忘下去吧

    李煜虽然口无遮拦,不过,这大嘴巴也有个好处,现场的气氛被他闹得倒很融洽。

    几个人谈诗论词,品评山水,聊得不亦乐乎,倒把想办正事的韩熙载给冷落到了一旁。

    李中易发觉,周娥皇的一双秋水双瞳,始终绕着他的身上打转转。

    自信和自恋,一字之差,含义却有天壤之别。

    李中易自然不可能有任何的误解,他心里明白,周娥皇很可能是想仔细的观察一下他这个未来的妹婿,回南唐之后,方便周家人问起来时,有个交代。

    既然李、周两家已经立了婚约,按照这个时代的习俗,李中易已经算是周宗的准女婿。

    不过,规矩都是人定的,不到入洞房那天,李中易的心里就不踏实。

    历史上,大周后死后不久,周嘉敏就被李煜立为新后。由此可见,李达和与周宗所订下的亲事,最终肯定是毁了约。

    不行,绝对不行,老子上天入地,也要先把老婆给抢回来

    这个时候,李中易浑然忘记了,和他订了亲的周嘉敏,此时不过是个还在吸鼻涕的小萝莉。

    李中易在别的事情上面,倒还蛮随和,也很看得开。唯独于女人上面,李中易颇有些小心眼。

    不管是谁,只要敢把鬼心思动到他李中易女人的头上,那就是死仇大敌,不共戴天。

    了解到小周后,竟然是订婚的老婆之后,李中易原本中立的立场,陡然变为坚决支持蜀唐结盟,共同抵御柴荣的大周国。

    宾主尽欢,告辞离开之后,孟仁毅小声问李中易:“你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你难道不知道张业只想保存实力,而不敢轻惹柴荣”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没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咱们怎么可能灭掉张业呢”

    “哦”孟仁毅最讨厌的就是张业,听李中易这么一说,他立马来了精神。

    “张业的实力虽强,不过是守家之犬罢了。”李中易换了个更舒服的姿态,斜靠在车厢内的锦褥上,“南唐有精兵二十余万,只要约好了进攻的时间,就让他们先进攻周国。张业是肯定舍不得离开成都的,那么,就让他待在京师里好了。”

    李中易微微翘起嘴角,笑道:“到时候,咱们明着出兵北上,晚上再加快速度折返进城,趁张业疏于防范的时候,完全可以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孟仁毅凝神细想,眼前立时一亮,李中易说得很有道理啊。

    李中易看了眼显得很兴奋的孟仁毅,不由暗暗兴叹,他这个兄弟啥都好,就是对孟昶的救命之恩念念不忘。

    嘿嘿,到时候,在赵家军的配合之下,只要张业被击垮,李中易谋划的“黄袍加身”戏码,就会落到孟仁毅的头上。

    一旦让李中易带兵进了宫,孟昶即使再想玩狡兔死走狗烹的把戏,李中易还会给他这个机会么

    由于李中易说服了孟仁毅,孟仁毅又把计划讲给了孟昶听,孟昶自然很高兴。

    于是,五天后的一次朝会,孟昶当众召见李煜,并许下军事结盟的诺言,打了张业一个措手不及。

    张业只是觉得伤了面子,倒没以为。蜀唐结盟对于他的实力,有何实质的影响,也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下来。

    韩熙载完成了艰难的任务。心里异常高兴,私下里给李中易送了一大堆金银珠宝和财帛、美女。

    李中易也很会做人,只收下了金银,拒绝了美人儿的馈赠,并且转手委托李煜把这些宝贝,都送给周家,作为周嘉敏的私房钱。

    李煜本就是个怜香惜玉的花花公子。他开心的拍着李中易的肩膀,说:“无咎,真有你的。回头啊,我一定在嘉敏的面前,替你多多美言,让她喜欢你。”

    李中易心想。得了吧。老子的老婆,不需要你去安慰

    如果有机会的话,你李煜的老婆,老子倒可以帮你抚慰一番

    这个小心眼的李中易,只要一想起,李煜在历史上曾经动过他的奶酪,心里就开始不平和了

    “呵呵,那就拜托姊姊了。”李中易故意忽略掉了李煜的一番“好意”。笑嘻嘻的冲着周宪拱手作揖。

    周宪,才是大周后。周娥皇的大名,而不是所谓的周蔷。

    后世的一些电视剧里胡编乱造,硬要说什么大周后叫周蔷,小周后叫周薇,这简直就是胡扯

    “我那个妹妹,好福气呢。她未来的夫婿,不仅一表人才,还是个深藏不露的大词人呢。”周宪笑得很含蓄,秋波流转间,新妇的媚态毕现。

    李中易暗暗松了口气,以周娥皇的王妃身份,她这么一说,就等于是周家认可了他这个准女婿的实力。

    实际上,如果不是李达和早早的放出风去,说李中易已经订了亲事。不然的话,上李家提亲的人,极有可能踏破门槛。

    论及李中易的条件,年不过二十,已是堂堂子爵,人也长得蛮清秀,又立下过赫赫战功。

    按照这个时代的择婿标准,李中易怎么都算得上是,超级白金钻石王老五。

    说来也很奇怪,李中易以前一直偷偷的抱怨李达和,不该搞出盲婚哑嫁的戏码。

    如今,李中易既知道正牌子的老婆是小周后,那还有啥不满意的简直是满意之极啊

    史书上写得明明白白,小周后之容貌,远胜大周后,结果,惹了李煜这个大花货,被偷吃上了手。

    嘿嘿,姓李的,小周后是我的老婆,老子绝对不会给你机会得手的

    由于柴荣在成都安排了很多的细作,蜀唐军事结盟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大周皇帝的耳内。

    蜀国和唐国刚刚达成协议没多久,北方的周国那边突然传出警讯。

    周主柴荣居然抢先动了手,他御驾亲征,统帅十万精锐,打了南唐一个措手不及。

    短短的两个月内,柴荣统帅的周军,就彻底的拿下了南唐的江淮各州。

    几乎就在柴荣出兵的同时,赵匡胤统帅着五万精锐,从凤州一路南下,七天内就攻破了河池城,大军直逼剑门关下。

    虽然王昭远在逃离河池之前,放火烧了大部粮草,但是,蜀国朝野震动,一夕九惊,人心惶惶。

    消息传到李中易耳朵里,他心想,就算是赵匡胤再厉害,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剑门关,也并不是那么好攻破的。

    赵匡胤只带了五万兵,而且粮道悠长,补给不易。

    可是,退守剑门关的枢密使王昭远,简直就是个大饭桶。他手握重兵五万,又有孟仁毅带着金吾卫全军相助,居然每天十几封的告急战报,象雪片一般发回成都。

    外强中干的孟昶一下慌了手脚,急忙派心腹重臣去向柴荣献表称臣,并且自降身份为国主,就连李太后的身份也被改为李太妃。

    孟昶接二连三的向后周派去使者,苦苦求饶,可后周方面始终没有回音。

    ps:汗死,月票居然停滞了,非但没有冲上前三的希望,差距反而越来越大,兄弟们,拜托多砸月票啊,保底的至少给司空嘛,谢谢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