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拿下了花蕊夫人,更美的小周后,在向大家招手哈月票、推荐票,司空统统都要,千万不要手软,砸得司空头破血流,码字的干劲,简直要冲天呐

    李中易忽然想起,父亲李达和以前说过,他曾经救过一个南唐官员的性命,那位官员为了感念他的恩德,就硬要结成亲家。

    见李中易手拿婚约望着他,李达和含笑点头说:“据韩舍人所言,你岳父如今共有二女,嫡长女去年嫁给了郑王,嫡次女便是你的媳妇儿。”

    “呵呵,公子请看看这个,这封信是令岳周公的亲笔家书。”韩熙载象是变戏法似的,又从怀中摸出一封书信,递到了李中易的面前。

    韩熙载的作为,很有些怪异,李中易暗暗提高了警惕。

    李中易打开书信一看,敢情,他的那位准岳父,因为积功,已经升为南唐的宰相,并且兼任江淮巡抚使类似于明代的督师。

    南唐的官制和后蜀颇有不同,在后蜀颇有军权的节度使,到了南唐,不过相当于知州罢了,居然是个文官。

    信中,周宗大肆夸奖了李中易一番,赞扬他少年有成,战功显赫,深受蜀主的信赖。

    末了,周宗叮嘱李中易,要努力促成南唐和后蜀之间的军事同盟,共同出兵讨伐无道的周主柴荣。

    李中易想了想,就问韩熙载:“我听说韩公遍访诸公,不知朝中的重臣们。有何高见”

    韩熙载这么迟才上门,李中易心里哪能不明白,姓韩的一定是四处碰壁。不得以才来找他这个没实权的殿中少监,碰碰运气罢了。

    如果韩熙载早有相求之心,又带着周宗的家书,为什么不在拜访诸位相公之前,提前来找他李中易呢

    这个周宗究竟是老几,李中易翻遍了记忆,居然连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瞒韩公。在下位低权小,这么大的事,恐怕没有多少说话的余地呀。”李红易顺手耍起了最擅长的“太极推手”。将韩熙载精心设下的一个局,破解于无形。

    韩熙载也知道空口说白话,是不起任何作用的,那周宗的次女。本就是李中易聘定的正室夫人。书信不过是为了拉近关系,方便私下里做交易罢了。

    “公子既是杨相公的女婿,也就是我大唐的半个自家人。在下抖胆直言,我家陛下的六郎,郑王从嘉,目前就在馆驿之中。”韩熙载也是给逼得没了办法,被迫吐露了实情。

    韩熙载早就打听清楚了,李中易虽然官不小。权不大,却和蜀主孟昶的亲弟弟。夔王孟仁毅的关系异常密切。

    如果,能够通过李中易,说通了夔王孟仁毅相助,说不准两国联合出兵一事,就会出现重大的转机。

    李中易心里有数,韩熙载这是冲着孟仁毅去的,不然的话,又何必把李从嘉的亲王身份给抖露出来呢

    亲王见亲王,对等接待,才符合这个时代的礼仪。只是,这李从嘉既是南唐的亲王,又为何不公开露面,反而躲在馆驿之中呢

    这事还真有些蹊跷啊

    也许是看出李中易的疑惑,韩熙载苦笑着解释说:“在下出使的时候,路上恰好遇见我家郑王爷,他新婚不久,正好想来观赏一下蜀地的美好风光,在下拦不住他,于是”

    原来如此,李中易暗暗摇头,堂堂南唐的亲王,居然干出这么不靠谱的事情,莫非这货就是还没当上皇帝的后主李煜

    李中易对于南唐的历史非常陌生,只知道,南唐的后主李煜,一目双瞳。

    历史上,南唐后主李煜和蜀主孟昶,这一对难兄难弟的结局极其相似,最后都是国破山河在,老婆归别人。

    李达和一向不擅言辞和应酬,陪着韩熙载闲聊了几句,心里又担心薛夫人肚子里的孩儿,就借故先走了。

    说实话,李达和的提前退场,确实有些失礼。不过,韩熙载也没太在乎,他的目标,就是能够请出孟仁毅的李中易。

    李中易心想,既然韩熙载已经露了底,说出南唐郑王已经到了蜀国,这事迟早要曝光。

    反正孟仁毅是自家兄弟,让他见见这个李从嘉,也无伤大雅。

    “来人,去请夔王爷过府,就说有好酒喝。”李中易很随意的叫来一个下人,让他去请孟仁毅过来一起喝酒。

    韩熙载瞪圆了眼珠子,心说,外界的传闻还真不是空穴来风,这李中易果然和夔王孟仁毅的交情不是一般的深。

    很快,孟仁毅就来了,人还没进屋,就听见了他的笑声,“无咎,玉液香到多少度了”

    韩熙载慌忙站起身,肃容恭立,惟恐失了礼数。李中易却大模大样的坐在榻上,态度悠闲,仿佛来的是自家的亲兄弟一般,已经熟不拘礼。

    “拜见夔王殿下。”韩熙载恭敬的作揖行礼,孟仁毅看他一眼,淡淡的说,“韩舍人倒是有闲啊。”

    韩熙载老脸一红,他这个唐国的使者,按照道理应该老老实实的待在馆驿之中。

    李中易故意没吱声,坐看韩熙载受窘,姓韩的很不老实,让他吃点小瘪,不是坏事。

    孟仁毅听说南唐的郑王也到了成都,面色立时一整,和韩熙载这个外臣不同,郑王李从嘉乃是唐主的亲儿子,地位异常尊贵。

    “不知,郑王是个什么章程”孟仁毅皱紧眉头,问韩熙载。

    韩熙载也知道,此事办得很不地道,再怎么说,以郑王的身份,应该提前通知蜀国朝廷才是。

    “不瞒殿下,我家郑王并不是正式的使者。”韩熙载不敢瞎说话。毕竟,国书上载明的正使是他,而不是郑王。

    孟仁毅松了口气。两国之间,经常有密使来往。只要这郑王不是正使,蜀国也就不会留下招待不周的口食。

    接下来的闲聊中,孟仁毅始终在和韩熙载打太极,就是不提共同出兵之事。

    直到韩熙载急得额上开始冒汗,李中易这才笑着提议说:“咱们不如去讨郑王一杯水酒喝”

    孟仁毅和李中易早有配合的默契,见李中易这么说了。他也就顺势点了头。

    为了掩人耳目,李中易和孟仁毅悄悄的钻进了韩熙载的马车,一路驶入了馆驿里边。

    下车后。韩熙载命人进去禀报李从嘉,告诉他,蜀国的夔王以及李中易来访。

    不大的工夫,从馆舍里走出一个身穿锦袍的年轻人。李中易仔细一看。这家伙男生女相,长得漂亮极了。

    更重要的是,这家伙居然是一目双瞳,笑起来格外的吸引眼球。

    李中易恍然大悟,敢情,这个郑王李从嘉,竟然就是五代时期最著名的绿帽公,未来的南唐后主李煜。

    双方客气的见过礼。李煜忽然撇开孟仁毅,笑望着李中易说:“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好词啊,实在是妙不可言。”

    站在面前的可是诗词造诣极高的未来词圣,李中易这个腹中空空的妙词抄袭者,可不敢胡说八道,免得丢人现眼。

    “殿下谬赞了,在下才疏学浅,不过是偶有灵感罢了。”李中易不敢过于谦虚,免得让李煜看低了。

    “哪里,哪里,如此佳句,必可流传千古,脍炙人口。”李煜浑然忘记了立在身旁的孟仁毅,缠着李中易大谈诗词之妙。

    韩熙载在一旁暗暗摇头,太子心狠手毒,郑王却不懂世情,唐国的未来还真不好说啊。

    “无咎兄,不妨以酒为题,可好”酒宴摆开之后,李煜居然再次撇开了孟仁毅,直接向李中易发出诚挚的邀请。

    李中易暗暗摇头,眼前这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家伙,根本就没有受过最基本的政治训练,也难怪,偌大个南唐亡得那么快呢

    这时,李中易突然听见屏风后边,传来一阵清脆的环佩撞击的响声,难道后面藏了女人

    李中易和孟仁毅对了个眼色,就笑着说:“那在下就先献丑了。”

    “好,无咎老弟果然痛快。”李煜开心的拍案叫好,惹来韩熙载的哀怨白眼。

    李中易刚好想到了一首涉及到酒的佳句,索性先摆出来,堵住李煜这个二货的嘴巴再说。

    “一曲新词酒一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李中易本想吟出李煜的那首绝命词,可是,场景非常不对路,他只得打消了显摆的念头。

    “好,好一个,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妙啊,妙极了”李煜不顾场合,竟然拍案而起,大声叫绝。

    韩熙载急得鼻子都歪了,却也只得陪着笑脸,跟着李煜叫好。

    “娥皇,出来吧,妹婿又不是外人。”李煜叫过好后,居然跑过去把躲在屏风后边的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给拉了出来。

    韩熙载的脸都急青了,他恨不得仰天大吼一声,这叫什么事嘛

    什么娥皇妹婿这又是怎么回事

    李煜的两个老婆,分别是大、小周后,蛾皇和女英,李中易也是知道的。

    只因,大周后生病期间,李煜居然把小周后给偷到了手,这件艳事在历史上太出名了,李中易即使想不知道,都不太可能。

    李中易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不由微微的张开嘴巴,大瞪着两眼,莫非和他订亲的竟然是小周后

    ps:感谢兄弟们的给力支持,司空距离月票榜前三,已经非常之接近了,只要再稍稍努一把力,就可以帮着逍遥侯冲进前三了。为了答谢兄弟们的一片心意,司空郑重声明,只要冲进前三,司空砸锅卖铁,也要加更至少一章。雄起,司空军团的弟兄们,加油逍遥侯的嫡系,河池乡军的精锐们,帮着司空拿到更好的名次,码出更精彩的故事,好不好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