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易也许偷窥过一些不该看的部位,也占过一些手眼上的小便宜,可是,天地良心,如果刚才她不是受了孟昶的强烈侮辱,居然主动调戏他,借他八百个胆子,也不敢在这种要命的时刻,还想着偷孟昶的老婆,这位堂堂大蜀之贵妃。

    不行,这事不说清楚,今后麻烦大了去了。

    李中易故作慵懒的小声说:“刚才是谁那么的胆大妄为呐”

    嘿嘿,对付感性的女人,有些关键的问题,你绝对不能直接回答,而应该把难题交给她自己来承担。

    “冤家,我早就心如死灰,本想一了百了,干脆死了算了。可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救了我还故意写出让奴每晚流泪不止的艳词坏人,偷心贼,死冤家”花蕊夫人语无伦次的哭倒在了李中易的怀抱中,低声倾诉着衷肠,“回宫以后,奴家就要被贬去冷宫,恐怕再也见不到你个偷心贼了”

    李中易忽然想起,南唐后主李煜的那句脍炙人口的艳词: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敢情,花蕊夫人早就心里有了李中易的身影,只是碍于贵妃的身份,故意冷淡于他,免得因情闹出大祸。

    李中易心想,怀里的美人得来还真是不易啊。如果不是遭了孟昶的冷落,她的心里异常空虚,恐怕他这辈子都难有机会,一亲芳泽。

    “你放心,我哪怕粉身碎骨,也会把你从宫里救出来的。”李中易毫不迟疑地发下誓言。怀里的稀世尤物已经成了他的女人,就绝无半分放弃的可能性。

    这一刻。李中易深深的领悟到,吕布为啥要宰了董卓。这绝代的红颜果然都是祸水呐

    其实,李中易的誓言,绝不是信口哄骗。他有理由相信,只要私下里谋划得当,把孟昶这个绿帽公拉下皇帝的宝座,机会还是非常大的。

    “死冤家,有你这句话,奴家就知足了,没有白活一场。”花蕊夫人抬手揽紧李中易的脖颈。主动献上一个大大的香吻,“不过,奴家不想你去冒险,好好儿的活着,心里有我一块地界儿,奴家就算是死也瞑目了。”

    最难消受美人恩,李中易心里一阵感动,大手也堂而皇之的抚上了贵妃的翘胸,嘴巴也没闲着。吻了个天昏地暗。

    李中易恢复理智之后,已经想得很通透,怀中的“祸水”虽然刚才有报复孟昶的激烈情绪,可是。她对他是有感情的,并不想让他冒险。

    “本少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才华横溢,也难怪娘子会喜欢上俺咧。”李中易确实不是个好东西。他的心思一旦活泛起来,就琢磨着把女人的小心思掏空。然后彻底收入囊中。

    “哼,美得你。其实,奴家早就打定了主意,这次出来,就没想过再活着回宫。如果不是姓孟的太欺负人奴家今晚就已经离开人世了也不至于把清白毁在了你这个冤家的手里。”花蕊夫人想到痛处,不由伸出小手,在李中易的腰肉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李中易咧着嘴,只抽冷气,却不敢喊出声,只得硬挺着吃了花蕊夫人一掐。

    人家都情债肉偿了,李中易仅仅挨了这么一掐,怎么想,都还是他占了大便宜

    花蕊夫人的一席话,也确实令李中易感到后怕,敢情她来这三清正殿,竟是要诀别的前奏。

    嘿嘿,运气还真他娘的不错

    如果不是孟昶挑明了,要废掉花蕊夫人的贵妃之位,狠狠地刺激到了花蕊夫人,到了明日一早,李中易就算是再惦记着花蕊夫人,也只得空对香冢,遗恨终生。

    “娘子,回去之后,你且在宫里待上一段时日,不许胡思乱想。我必有办法,可以顺利的接你出宫。”李中易暗暗庆幸不已,他这个殿中少监,正好管着掖庭,即便花蕊夫人被打入了冷宫,以他的身份地位以及手段,也完全可以保护她的平安。

    “接不接的,都随你,只要你有这个心,就足够了。”花蕊夫人忽然吟道,“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亏你想得出来,唉,可把奴家害惨了。”

    李中易心里暗暗自得,敢情这花蕊夫人竟然是个超级大文青,嘿嘿,这就更好办了。

    “娘子,等我接了你出宫,咱们纵情山水,吟诗赋词,正好做一对神仙眷侣。”李中易担心花蕊夫人依然存有死志,于是鼓动起如簧之舌,竭力渲染着未来的美好生活。

    “奴家小名媚娘”花蕊夫人忽然勾住李中易的脖颈,小嘴凑到他的耳旁,小声道出除了丈夫之外,绝对不能外泄的女儿家的小名。

    费媚娘李中易当即联想到了另一位媚娘,差点灭了李唐皇族的武曌。

    就在两人情话绵绵,窃窃私语的当口,布幔外面忽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少监,娘子,此地不能久留,该回了。”

    “啊”李中易和费媚娘同时吓得目瞪口呆,他们这对男女在神案下偷欢,却不料隔幔竟然有耳。

    好在李中易反应很快,当即辨别出,外边的人是颦儿。他的老脸不由一红,他陪着费媚娘游山玩水,最后竟然游到了一起滚床单的程度,还被逮了现行,这叫他情何以堪呐

    两个人赶紧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衣物,依次从布幔下钻了出来。

    颦儿就蹲在布幔的外边,似笑非笑地望着李中易,小声说:“少监,您是在里头给我家娘子瞧病么”

    李中易厚着脸皮,笑眯眯的说:“是啊,本少监替你家娘子瞧好了心病,又治好了相思病,你怎么谢我”

    “我家娘子偏偏是个死心眼儿。每天念着你的词,在纸上写满了你的名字。婢子每天烧字的时候,都心惊肉跳的。”颦儿一语道破天机。

    李中易喜出望外的拉起费媚娘的小手。笑眯眯地问她:“既然心里早就有了我,怎么对我还那么的冷淡”

    费媚娘羞得粉面几欲滴血,颦儿叹了口气,小声说:“娘子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好”

    李中易彻底明白了,她是贵妃,他是人臣,如果他们之间有了私情,这纸是很难包得住火的。

    一旦东窗事发。整个李家全族,都要跟着一起掉脑袋。

    此地确实不宜久留,送走了费媚娘和颦儿后,李中易拿着一只蜡烛,在神案下面仔细的检查了一遍。

    李中易看见神案的角落里,有一团皱皱巴巴的东西,他弯腰捡起来一看,原来是一块费媚娘擦拭过身子,遗失的香帕子。

    李中易的冷汗立马淌下了背脊。凡是有丰富性经验的男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块偷欢后使用过的香帕子,而且帕子上绣着蕊字。

    李中易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暗暗后怕不已,如果不是他格外的小心谨慎,恐怕就要大祸临头了啊

    怀里揣着偷过情的见证。李中易缓步离开了三清正殿,装作四处巡查的样子。在道观里转了一圈,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到了他的住处。

    沐浴的时候。李中易将沾满秽物的那方香帕子扔进火盆里,草草的洗澡之后,就惬意的躺到床上。

    李中易翘起二郎腿,嘴角高高的翘起,原本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贵妃,眨个眼的工夫,就被他吃到了嘴里,这是何等的艳福

    难怪古人常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天亮之后,费媚娘要继续游山玩水,李中易自是乐得奉陪。

    在众目睽睽之下,李中易自然不能,也不敢和费媚娘表现得太过亲近。

    偶尔,两人的视线不期相遇,又随即躲躲闪闪的飘开,李中易都会产生一种奇妙的幻觉:他和费媚娘就象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哪怕一笑一颦,皆可传情。

    身穿一袭纯白衣裙的费媚娘,漫步于花草之间,笑得令人怦然心动,简直就是一位沉浸于爱河之中的人间仙子。

    李中易站在人群里边,心里美滋滋的,上天待李某真心不薄啊,将如此祸国殃民的绝代“尤物”,送进了他的怀抱,美哉,爽极也

    费媚娘忽然扭头,冲着李中易丢了一个格外迷人的媚眼,她的身影忽然飘入一片参天的古木之中。

    李中易的心尖尖猛的一颤,他扫视了四周一眼,除了他的心腹乡军之外,就只颦儿在场。

    以李中易的丰富泡妞经验,绝代的美人儿显然向他发出了偷欢的暗示,李中易踌躇了一小会,狠狠的咬紧牙关,毅然迈开脚步,跟着走进了那片茂密的林子。

    眼前陡然一黑,李中易的双眼还没适应亮度的反差,一双雪嫩的小手就已经搂上了他的脖颈,紧接着,香软的粉唇轻轻地吻住了他的嘴。

    “爱我,狠狠的爱我”费媚娘象八爪鱼一般,将绵软香滑的整个娇躯,完全缠绕了在李中易的身上。

    李中易紧紧的搂住佳人,心里却一阵酸楚,她一定很恐惧,回宫之后,再也无法亲近了吧

    最后的晚餐,不对,应该是最后的狂欢啊

    身边都是两人的心腹,李中易这一次再不犹豫,拦腰抱紧已经情动的尤物,走进了密林的深处。

    一时间,美娇娘羞云怯雨,娇啼犹颤媚入骨,如玉雪躯百态千娇,任君尝

    真真是:春至人间花弄色,软玉温香抱满怀,无限情意横眉黛,狂蜂新来深浅入,嫩蕊娇香蝶恣采,玉露滴滴牡丹开

    抵死缠绵之后,李中易死死的搂紧了怀中的妙佳人,心里充满着遗憾。此行回宫之后,恐怕有很长一段时日,无法亲近芳泽了啊

    “带我走,求求你了,带我走吧”费媚娘泪如雨下,如同杜鹃啼血一般,声声哀鸣,凄婉哀怨之极。

    ps:兄弟们,看着觉得精彩,就赏几张月票吧,至少把保底的留下,谢谢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