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关头,李中易忽然瞥见罩在三清神台下的黄色布幔,他的脑子里马上灵光一闪,只能赌一把了,实在不行就杀了孟昶。

    孟昶近在咫尺,李中易已经没办法提前给花蕊夫人打招呼了,他忽然伸出右手,闪电一般死死的捂住花蕊夫人的口鼻,左手暗中用力,将柔若无骨的她,抱进了怀中。

    花蕊夫人也许是被吓傻了,居然没有任何反应,李中易顺势把头一低,抱着她直接钻进了黄色布幔之中。

    十万火急之中,李中易捏着一把汗,刚把花蕊夫人落在布幔外的长裙摆,捞进神台之中,就听见孟昶那粗重的脚步声,已然转过前殿。

    我的个小乖乖呀,真的是好险啊,李中易下意识地抹了把前额的汗珠。

    只要再晚上那么一点点,一丝丝,李中易就要悲剧了。

    “嘿嘿,朕就知道这里没人,卿卿,你就从了朕吧。”殿内只有孟昶一个人的脚步声,李中易心想,那位卿卿应该就是最近正受宠的碧眼舞姬吧

    就在这时,一双小手忽然扒在李中易的右手上,死命的向外面扒。

    李中易这才意识到,由于太过紧张,他的右手始终紧紧的捂在花蕊夫人的口鼻之上,导致她的呼吸,严重不畅。

    李中易担心突然松手,花蕊夫人万一尖叫出声,那就要坏了大事。他赶紧将嘴巴凑到花蕊夫人的耳旁,刻意把声调压到极低极低,说:“千万别出声。”

    也许是李中易的声音太低了。花蕊夫人没有听清楚,挣扎得更厉害了。

    不得以。李中易只得硬性扳过花蕊夫人的脸颊,凑过大嘴死命的吻住她的小嘴。然后缓缓地松开捏在她鼻子上的右手。

    让李中易没有料到的是,花蕊夫人丝毫不笨,她并没有大口大口的呼气,反而刻意控制住鼻息,有意识的不让出气的速度,发出任何声响。

    这时,头顶上的神案忽然一阵摇晃,花蕊夫人当即吓得忘了呼吸,李中易也紧张得一颗心都快跳出胸外。

    “嘿嘿”伴随着神案的剧烈摇晃。孟昶的声音再次传入李中易的耳内。

    “呀,呀,呀,好深”女人的叫声接二连三的扑入李中易的耳内。

    显然,孟昶已经把他抱在怀里的女人,压到了神案之上,正在大肆进攻。

    好在神案上边,压的是三清祖师的铜雕,不然的话。李中易有理由怀疑,头顶上的神案,肯定会被孟昶肆无忌惮的举动给压倒。

    头顶上的神案很是摇晃了一阵子,如果不是心理素质一向过硬。李中易恐怕早就吓瘫在了地上。

    过了一会儿,孟昶喘着粗气,停止了进攻。神案也跟着慢慢的不再晃动。

    脚步声再次响起,并渐渐转向前殿。李中易暗暗松了口气。

    谁知,鼻前的热气不断的撞回到脸上。李中易这才回过神,由于太过于紧张了,他居然一直死吻着花蕊夫人的小嘴。

    李中易抓过花蕊夫人的一只小手,打算在她的手心里写字,提醒她千万不能出声。

    可是,孟昶的脚步声,就停在咫尺之遥的正面神案前,李中易竖起耳朵,凝神细听外面的动静,居然忘了写字。

    “卿卿,这个垫子厚,正好合适”孟昶话音未落,女人的叫声再次传来。

    “好妙”孟昶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等回了京师,朕就废了那个贱人,让你当贵妃,可好。”

    “奴奴要当皇后”

    “哈哈,只要你伺候得更舒服了,朕就依了你。先当贵妃,再做皇后,可好”

    李中易在心里闷闷的一叹,他万万没有想到,堂堂大蜀国的皇后,即将在这供奉着三清的神案前,以一种不堪入目的方式诞生。

    怀里的身子猛的一僵,让李中易随即意识到,只要一回到成都,花蕊夫人注定要面对残酷的现实,她极有可能会在阴森的冷宫里,渡过凄惨悲凉的余生。

    神案外面,孟昶的喘息声,已经粗壮如牛,那女人的声,一声高过一声,把庄严肃穆的正殿,搅得乌烟瘴气。

    就在李中易时刻关注着殿外动静的时候,他的唇齿之间,突然被一条柔软的物事,舔了一下。

    李中易耸然心惊,简直难以置信,原本智计百出的脑袋瓜子里,竟然有那么一瞬间,变成了一片空白。

    第二下,第三下,当李中易的唇齿被连续舔了不下七八次后,他这才意识到,一直搂在怀中的花蕊夫人,竟然主动在吻他。

    李中易忽然觉得他自己的脑水,完全不够用了,这是怎么回事

    更惊耸的是,李中易猛然惊觉,一只小手正沿着他的衣襟,摸到胸前,探索了进去。

    “嘿嘿,深不深”外面传来孟昶得意的笑声。

    神案下面,李中易却苦不堪言,怀里的女人,就象是一条灵滑的美女蛇,正扭动着柔若无骨的娇躯,紧紧的缠绕在他的身上,恣意的勾动着他的念想。

    忽然,一只小手摸到李中易的大腿处,只犹豫了片刻,竟然捂住了他的要害。

    李中易惊得七魂出窍,八神无主,一时间竟然呆若木鸡。

    可是,不争气的兄弟,竟然在一刹那间,发生了剧烈的物理反应,如铁似钢。

    老天爷,救命呐

    理智告诉李中易,绝对不能乱来,怀中女人的正牌子老公,就在外面。

    可是,身体的生理反应,却与理智完全背道而驰。

    李中易的一只手,颤抖着,摇晃着。最终,居然抚上了怀中女人的翘臀。

    就在外面的孟昶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女人长吟短叹着呐喊起来的时候,花蕊夫人居然翻身伏到了李中易的身上。一只小手勇敢的撩起袍服的下摆。

    李中易整个人都被吓懵了,一时间,完全不知所措。

    “嗯哼”外面的孟昶完了事,里边的李中易,却才刚刚开始。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伴随着一声微不可闻的娇啼声,一股子巨大无匹的噬骨的舒畅感,包围住了李中易,将他理智彻底击溃。

    木已经成舟。生米也做成了熟饭,李中易或是花蕊夫人,再想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哈哈”孟昶的体力还真是不错,正在放肆的大声长笑。

    “五郎,你真厉害,奴奴还要嘛。”外面的女人,显然精通男人的心理,适时发出了再战的狐媚请求。

    当外面的战云再次响起之时。李中易处于一种奇妙的幻觉之中,心情难以自抑。

    外面的孟昶在神灵前干丑事,里面的他,却在享受着孟昶老婆的美妙滋味。

    唉。世界之大,简直是无奇不有啊

    这都一盏茶的工夫过去了,李中易还没有彻底占领花蕊夫人。却是因为太紧了。

    他娘的,李中易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吃到一半的巨大折磨。他一边紧紧地吸住贵妃的小嘴,一边搂紧她的娇躯。缓缓的翻过身子,将她整个的笼罩在了他的身下。

    每前进一步,都异常的艰难,李中易经过漫长的努力,终于在孟昶的嚎叫声中,将他的老婆彻底的吃下肚内,再无半分剩余。

    李中易不是没亲近过女人的初哥,可是,冲到底之后,他惊骇的发觉,他居然快不行了。

    孟昶就在外边“办”碧眼舞姬,李中易却在的神案下边“办”孟昶的老婆,而且还是身份异常尊贵的贵妃。

    两个“办”事的地点,仅仅只有一帘之隔,李中易只要想到这里,就觉得异常之刺激,绝顶之魂销。

    李中易憋足了一口气,很想一声长啸,孟昶,老子正在入你的老婆,你知道么

    花蕊夫人扭了扭水蛇腰,李中易如果不是一直吻死了她的粉唇,差一点就要爽出声来。

    这种美妙的滋味,才是大男人应该享受的,还真的是没白活这一世啊

    李中易心里美得直冒泡,理智尚存一丝,动作也就不敢太快,以免惊动了外面的孟昶。

    伴随着花蕊夫人越来越热情似火的迎合,李中易沉浸到了前所未有的巨爽之中,浑然忘记了,他已经给孟昶戴上了一顶绿得不能再绿的大帽子

    “卿卿,走,我带你去泡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外面的孟昶休息了一会,体力略有恢复,就抱着碧眼舞姬,得意洋洋的离开了三清正殿。

    听见孟昶的脚步声渐渐去远,早就憋得难受的李中易,热血狂涌上头,咬牙切齿地对孟昶的老婆,展开了缓慢却坚定有力的挞伐。

    花蕊夫人甚至连思想都停顿了,他带她进入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里,她紧闭着眼,双手紧紧攀附着他,身躯随着他的每一下动作而晃动着,每次被抛高与落下的时刻,她与他缠得更紧。

    最终,伴随着李中易极低微的一声闷吼,刹那间,最璀璨的烟火在花蕊夫人的体内彻底爆发,她颤抖地紧抱着他,深怕会在狂野的汹潮中彻底溺毙。

    李中易舒畅的趴在花蕊夫人的身上,仿佛伏在一团弹力惊人的棉花之上,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浑身上下的毛孔都在呐喊欢呼。

    “冤家,你为什么老是要勾引人家”就在李中易闭目冒爽气的时候,他身下的花蕊夫人突然揪住了他的耳朵,愤愤不平的质问他。

    哟嗬,这是要秋后算帐的节奏啊

    ps:由于起点的新书上架系统昨晚彻底崩溃,司空等到凌晨三点都没办法更新,实在是抱歉哈。哭求订阅和月票的支持,拜托兄弟们支持勤奋的司空,码出更加精彩的好故事。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