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李中易的爪子,即将抚上目标的时候,花蕊夫人突然喃喃的说:“为伊消得人憔悴”

    这微乎其微的呢喃声,却把李中易吓得肝胆俱裂,七魂倒被炸飞了六魂半。

    李中易那只打算做恶的爪子,猛的一抖,迅速地收回到身后。

    吓出一身冷汗的李中易,不敢继续待下去了,他咬紧牙关,毅然抬手拉过被子,盖住了那令他今生今世都绝难忘却的“妖娆妙态”。

    李中易深吸了好几口气,提笔开好药方后,唤来颦儿,仔细的叮嘱她,贵妃的病情十分严重,最近很可能再次昏厥。

    担心出大事,李中易特别强调,一旦发现不对,颦儿必须在第一时间掐住贵妃的人中穴,等贵妃苏醒之后,马上灌下他开的药。

    颦儿重重的点着头,含着泪说:“请问少监,我家娘子还能够活多久”

    李中易按捺住心里的震惊,故作平淡地说:“贵妃主要是吃的少,忧虑过甚”

    颦儿没等李中易把安慰的假话说完,就哭着插话说:“婢子虽然不懂医道,却也知道,经常昏厥绝非吉兆。不瞒您说,婢子打记事起就跟在我家娘子的身边,娘子一直视婢子如同亲姊妹一般。

    “我家娘子前段日子,彻底的心灰意冷,好几次都私下里和婢子说,不如归去,一了百了。”颦儿抹了把泪,又说,“大约半月前,我家娘子听说了少监的两首佳词。从那日起,我家娘子每天都在念叨着两情若要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一天怕不有百十来遍”

    这抄来的词,出了大名,李中易居然没有丝毫脸红的觉悟。

    花蕊夫人想和孟昶重归于好,朝朝暮暮,关他李中易鸟事

    也许是察觉到李中易的不以为然,颦儿犹豫了半晌,忽然说:“娘子她”

    这时,寝宫内突然传出花蕊夫人的叫声,“颦儿,颦儿”

    “哎,娘子,我在这儿,来了,来了”颦儿赶忙跑了进去,却见花蕊夫人已经从床上坐起,半边晶白如玉的酥胸,赫然露在眼前。

    李中易提笔开药方的时候,老觉得颦儿有些不对劲,她总是用异样的眼神的偷偷的打量着他。

    由于做贼心虚的缘故,李中易开了药方后,随便找个理由赶紧撤出了花蕊夫人的凤仪殿。

    李中易在前边走,可是老觉得颦儿就站在他的身后,一直盯着他的背影。

    回到含元殿后,李中易连喝了几盏茶水,依然控制不住心里发毛的感觉。

    以花蕊夫人的高贵身份,别说李中易又是摸胸又是亲嘴的,就算是拉拉手,都是死罪。

    李中易回想起当时善后处理的细节,却越想越后怕,越想越觉得不该色迷心窍,居然在帮花蕊夫人盖被子的时候,忘记了把她那件松脱的鸳鸯肚兜系好。

    就在李中易忐忑不安的时候,颦儿忽然来了,一见面,她就笑嘻嘻的说:“多谢少监出手相助,我家娘子的精神如今好多了,刚喝了碗鱼片儿羹。”

    李中易没看出颦儿有什么异样,心里稍稍安稳了一些,故作平静的说:“是要多吃,吃得少了,身子虚。”

    颦儿笑嘻嘻的说:“我家娘子用过羹后,忽然来了雅兴,几个月来头一次动笔,把少监您的好词,一气抄录了三遍。”

    李中易疑心顿起,颦儿和他说这些生活细节干啥,莫非她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颦儿捂住小嘴,打趣说:“少监压香菱,乃作蝶恋花。嘻嘻,那艳名传遍整个大蜀的行首李香菱,主动放下身段邀请您去香闺一叙,居然被您拒绝了,您真是坐怀不乱的君子,婢子佩服得紧。”

    李中易一时间倒猜不透颦儿的心思了,反正事情已经做下了,谅花蕊夫人和颦儿也不敢把这种“丑事”说出去。

    老子怕个球

    再说了,李中易把颦儿从濒死的边缘救了回来,颦儿如今也不象是要秋后算帐的模样。

    嗯,对了,花蕊夫人的毛病,这个世界上,还真只有李中易有办法诊治。否则,下回她再昏厥过去,神仙也无救。

    颦儿既然和花蕊夫人亲如姊妹,又曾经为了花蕊夫人差点搭上小命,应该对他没啥恶意吧

    李中易判断清楚后,笑着开颦儿的玩笑:“你的小嘴如此伶俐,将来啊,我倒要看看哪个婆家敢要你”

    “您不正经”颦儿一时羞得俏脸通红,扭头就跑。

    望着颦儿远去的背影,李中易心想,颦儿是个知道感恩的仗义丫头,对他这个救命恩人,应该没有任何恶意。

    于是,李中易一直悬着的那颗心,终于落回到肚内。

    开春之后,成都的天气异常炎热干燥,城中的火警,已经达数十起之多。

    李中易就叫来黄清,仔细的叮嘱他,要多多准备储水的大缸,随时预防宫中走水失火。

    谁知,李中易刚刚嘱咐没两天,就在他吃午膳的时候,就听见宫墙之内传出鼎沸的人声,“走水了,走水了”

    李中易心头猛的一惊,宫中失火,大大小小的官员都要受到惩处。他赶紧放下手里的碗筷,叫人搬来梯子,登高一看,不由大吃了一惊。

    孟昶的寝宫、太后的寝宫以及凤仪殿的屋顶上,居然同时冒起滚滚的浓烟。

    李中易当即就决定,先去看看花蕊夫人那边的情况。如果孟昶歹命,被烧死了,对于李中易来说,才是最佳状况。

    就在这时,魏庭岳派人来通知李中易,他去孟昶的寝宫护驾,两个少监各负责一宫,由李中易指挥人去救凤仪殿的火。

    这个原本不怀好意的安排,却正中了李中易的下怀,他毫不迟疑的带着秦得贵,大步往凤仪殿那边跑去。

    快到凤仪殿的时候,李中易发现大批惊慌失措的内侍和宫女,正往外面跑。

    “都不许乱跑,听从本官的号令。违命者,杖毙”李中易大怒,当即大吼了一嗓子。

    跟在身旁的秦得贵,非常机灵,他不待李中易的吩咐,声嘶力竭大声吼道:“都给老子站住,随便乱跑的,乱棍打死”

    很快,慌乱的宫女和内侍们,纷纷停下了脚步,聚拢到了李中易身旁。

    “都跟我去救火。”李中易发觉,凤仪殿的上空,黑烟滚滚,火苗乱吐,不敢怠慢,领着被他震住的众人,一路狂奔着去救火。

    感到凤仪殿的时候,李中易看清楚眼前的火势,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火舌已经封死了殿门。

    这时,颦儿突然从外面跑过来,在人群之中没看见花蕊夫人的踪影,她当即大哭出声,高声呼喊着:“娘子娘子”奋不顾身地想冲进殿内。

    幸好。李中易手疾,一把拉住颦儿的胳膊。

    “你不要命了”李中易厉声喝斥颦儿,开什么玩笑,这么大的火头,就这么赤手空拳的冲进去,别说救人了,自己就先给烧死了。

    “你放开我,放开我,娘子还在里边午歇”颦儿挣扎着,硬要往宫里冲去。

    李中易也是一筹莫展,这个时代既没有消防车,又没有泡沫灭火器,这么旺的火势,谁冲进去,小命都难保啊。

    可是,颦儿死命的挣扎着,如同杜鹃啼血一般,哭喊着,怒骂着,“你这个怕死鬼,快放开着我,我要去救我家娘子”

    李中易暗暗叹了口气,按照魏庭岳的分工,一旦花蕊夫人真被烧死了,他这个负责指挥救火的第一责任人,绝对会被张业等人的口水淹死,后果异常严重,丢官罢职都是轻的。

    唉,只要一想起那令他心旌神摇,旷世少有的绝美妙景,李中易脑子里猛的一热,于公于私,他都必须救她。

    娘的,算你狠,老子上辈子欠了你的,好不好

    要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老子豁出去了,就傻一回吧

    李中易一边死死的拉住颦儿的胳膊,一边吩咐吓得腿软的秦得贵:“赶紧去找几床被子来,用水浇透了,快去”一脚踢在秦得贵的屁股上。

    秦得贵这才猛然回过神,赶忙领着内侍们去一旁的偏殿内,抱出好几床被子,摊开在地面上,然后舀水浇得湿透。

    颦儿闹得实在太过厉害,李中易忍不住挥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啪。”把颦儿一下子打懵了。

    “你再胡闹下去,贵妃真要没命了。”李中易趁着颦儿发懵的机会,“滋啦。”扯开官袍的下摆,分成两大块,让秦得贵舀水来都给浇湿了。

    “快点把这个罩在口鼻之上,”李中易发觉颦儿想说话,他连连摆手说,“我有办法救人,你就别问了,听我的调遣,等会跟我一起冲进去。”

    李中易在脸上系好湿润的布料后,把有些发晕的颦儿硬拽到身旁,然后命令秦得贵把浇湿了的被子罩几床到他和颦儿的身上。

    “我跟你一起进去救你家娘子,等会咱们必须半蹲着走路,你熟悉情况,注意看地面,在前边领路。”李中易发觉颦儿没有反应过来,就狠狠地掐了一下她的手臂,小声告诫她注意的事项。

    泪流满面的颦儿,感激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是傻傻的说:“多谢您了,多谢您了”

    李中易的心里其实一直发毛,也不知道这种麻料的被子,能不能挡得住火苗的烧灼

    算了,陷在里边的,好歹是他占过大便宜的绝美女人,他舍不得她死,只能豁出去了。

    李中易和颦儿一前一后,撑着被子,刚靠近殿门口,一股威猛无匹的热浪,就扑面袭来。

    滚滚的烟气,熏得李中易脑子发昏,幸好鼻子上裹着湿透了的布料,不然的话,连呼吸都没办法维持,还怎么进去救人

    躲在湿润被子底下的李中易,不时听见殿内传出的“吡剥声”,以及木料烧塌了的“轰隆”声,他的心情越发沉重。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