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辈子,李中易就算是当上了副厅级的副院长,逢年过节,照样也要送礼。

    “九五至尊”香烟,零售曾经卖到1900块一条,也就是190元盒。虽然这烟贵得吓死人,可是,由于限量供应,即使你兜里有钱,也不见得能够随时买到一条。

    李中易是个大烟枪,“九五至尊”和十几块一盒的南京烟,他都吸过。“九五至尊”除了香精更多、烟丝稍好一点之外,他还真没感觉到,两种烟有多大的本质不同

    送礼,送的不就是个尊重的感觉嘛领导吸高价烟,吸的其实就是个唯我独尊的派头

    越是上层圈子里流行的高价货,并且是需要找关系批条子才能搞到的礼品,领导们就越喜欢。

    哪怕领导自己不吸烟,拿去送给老领导吸,也倍有面子不是

    谁不想证明自己的路子野,关系硬扎,有面子呢

    于是,不出李中易的意外,这一次庞爷果断出手,以八十万贯的总价,买下了全部的二两装玫瑰红玉液香。

    孟仁毅摇着折扇说:“无咎啊,你事先让那金嬷嬤告诉这些豪商,这一两的和二两的酒瓶,以后都没有了,为的就是让这些有几个臭钱的家伙,放心掏钱吧”

    李中易含笑轻轻击掌,笑道:“我的夔王爷呀,你终于开窍了。嘿嘿,如果没有这个限制性的要求,世面上到处都是这两种玉液香,又有哪个豪商会来当这个冤大头呢物以稀为贵嘛。”

    直到整个拍卖会结束,孟仁毅也没见金嬤嬤拿出坛装的玉液香,他就十分好奇地问李中易:“一斤的玉液香,难道不卖”

    李中易没好气地瞪着孟仁毅,叹息道:“咱们轻而易举的落袋了一百万贯的横财,陛下那里如果不送上孝敬的美酒,你认为咱们俩的这种独门生意,可以做多久呢”

    “哎呀呀,你不提醒我差点忘了这一茬。”孟仁毅恍然大悟,连声骂他自己比猪头还笨。

    孟仁毅当初就很奇怪,一斤装的大坛“玉液香”,为啥只带了几坛呢

    敢情,李中易早有预谋,根本就没打算拿来拍那个卖,而是直接供奉进宫。

    “嘿嘿,想做大生意,就不能吃独食啊。”李中易掂起一只盛满玉液香的酒盏,心情舒畅的一口饮下。

    李中易砸巴着嘴唇,娘的,这才是熟悉的酒味啊。

    这“玉液香”经过十五次的精馏,已经超过了42度。唇舌之间留下极为熟悉的感觉,让李中易产生了一种错觉,他喝的不是酒,而是浓浓的思乡情怀。

    临分手的时候,孟仁毅又问李中易:“这数千瓶玉液香,即使拿来送礼,也显得太多了点吧难道要给咱们大蜀的七品以上官员,每人送上十几瓶”

    李中易叹了口气,说:“谁规定只能送给大蜀的官员了周国,唐国,荆南国,北汉国、南汉国,大理国,各路官员不都爱喝酒么”

    “哎呀,我真是个死脑筋啊。”孟仁毅这才恍然大悟,敢情,这好东西是流通到了整个中原地区。

    蜀国的人口有限,生意规模自然也有限,这些大豪商不可能只做蜀国的生意,而是生意遍天下。

    没有这些大豪商的转运,南唐的铁器、瓷器就传不进来,蜀国的招牌商品“蜀锦”、漆器也流通不出去。

    李中易坐镇蜀国的经济中心成都府,利用这些大豪商的销售网络,就可以把“玉液香”遍销整个中原。

    “我说兄弟,你既会练兵,又会理财,等把张业那个啥之后,我一定向皇兄举荐你任太府卿。”孟仁毅显得很兴奋,他是由衷的替蜀孟朝廷得此英才,感到高兴。

    李中易却暗暗兴叹,孟仁毅什么都好,唯一的缺点是,对孟昶那个昏货一直忠心耿耿,怎么暗示都不肯听。

    “禀少监,我家小娘子刚学了几首好曲子,想请您帮着品鉴一二,看看拿不拿得出手”孟仁毅登车离开后,李中易刚想坐车回家,却被李香菱身旁的侍婢给截了道。

    李中易很喜欢美娇娘,却对青楼里的小娘子,没有什么兴趣。

    理由没有什么理由,他就是打心眼里腻味这些经过职业训练的女郎,逆反心理异常之严重。

    “请转告你家小娘子,李某家里有急事,必须马上回去,来日有缘了再听不迟。”李中易不顾那个侍婢的苦劝,登车扬长而去。

    以李中易对于女人的口味,其实不一定要是处子,不拘艳美的,还是丰腴靓丽的人妻,他都很有兴趣。

    惟独,对于很可能被无数男人摸过身子,尝过唇的“鸡”,那怕是没被开过苞的名“鸡”李香菱,李中易始终都提不起性趣。

    这也许是一种精神病态,但是,李中易从没想过,改变他自己的生活方式和选择自由。

    这一天,李中易正在宫里当值,颦儿却急匆匆的跑来找他。

    颦儿急得满头大汗,说:“我家娘子突然昏过去了,请少监快去救她。”

    李中易皱紧眉头,说:“宫里的尚药局有这么多的名医,我不好直接插手吧”

    颦儿闻言后,当即给李中易跪下了,大哭着说:“少监,婢子知道是我家娘子对不住您,您救了她,她却一直给您冷眼子看。可是,她她的心里苦啊,现在只有出气却没多少进气,婢子知道,只有您才可以救她,求求您”

    李中易听说花蕊夫人出气多于进气,心头猛的一惊,也就没再言语,和颦儿一起快步跑到凤仪殿。

    进殿之后,颦儿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她没跟着李中易进寝殿,反而守在了殿门口,不许任何人靠近。

    花蕊夫人仰面躺在榻上,满头的青丝遍洒枕间,脸色苍白如纸,仿佛冰冻的玉雕美人一般,生的气息已经微乎其微。

    李中易没来由的,心房一阵抽疼,他赶忙抓过她的右手,刚拿住脉搏,就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花蕊夫人竟然已经失去了脉搏

    危机时刻,李中易也忘记了恐惧,在没有电击启搏的条件下,他目前唯一的选择,只能是人工呼吸。

    李中易抬手掀掉盖在花蕊夫人身上的被子,却惊讶的发觉,她竟然只穿了一件鸳鸯红的肚兜,令人惊心动魄的大片冰肌玉肤,粉弯雪股,尽皆暴露在了李中易的眼前。

    要命的时刻,李中易也顾不得欣赏,令他终生难忘的绝妙香艳景致。他俯身下去,大嘴吻上花蕊夫人的樱红一点的香唇,奋力用牙齿和舌头,顶开她的贝齿。

    李中易一手用力的捏紧花蕊夫人的香腮,迫使陷入昏迷的她无法闭上小嘴,他的另一只手则捏住她的瑶鼻,让她无法用鼻子呼吸。

    李中易深吸一口气,俯身下去,对准花蕊夫人的小嘴用力往里吹气,然后迅速抬头,并同时松开双手,听有无回声。

    花蕊夫人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李中易的一颗心猛的一沉,他没有丝毫的迟疑,两只大手狠狠地按在花蕊夫人高耸挺拔的酥胸上,用尽全身的力气,猛力向下压,两秒钟后,再陡然松开。

    可是,花蕊夫人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李中易正欲使劲再按时,却陡然发觉,他犯了个十分低级的急救错误。由于太过关注的缘故,李中易死死按住的,居然是花蕊夫人高耸的一对玉丸。

    李中易刚才用力下压的时候,由于他的两手根本罩不住,导致大片的胸肌侧滑出他的手心,实际上,她的胸腔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压力。

    这一次,李中易迫使他自己静下心来,两手侧按在她的胸前v型玉沟之上,然后深深地吸了口长气,恶狠狠地猛力往下一压。

    李中易的大嘴噙住花蕊夫人小嘴,在突然松开胸前双手的同时,朝她的樱桃小嘴内,猛的吹出长长的救命之气。

    “呼。”也许是李中易用力过猛,花蕊夫人突然闷哼一声,张开的樱桃小嘴弱弱的吸了口气。

    李中易一阵狂喜,赶紧很有规律的按压,松手,吹气,再按压,再松手,再吹气。

    人工呼吸持续了大约五十下,花蕊夫人虽然还没有苏醒,心跳和呼吸却都已恢复。

    这短短几分钟的急救过程,对于李中易来说,仿佛过去了几个世纪之久。

    李中易站起身子的时候,猛然间发觉,他的背心居然都湿透了。

    再次拿住花蕊夫人的右腕,李中易察觉到,她的脉搏跳动得比较欢畅。

    只是,按照道理来说,她应该已经醒了啊李中易凝神沉思了好一会,始终没想明白,她继续昏迷的医学道理

    根据花蕊夫人的脉相,李中易基本断定,由于长期的心情郁结,进食极少,导致的低血压、低血糖和严重贫血的综合症。

    从花蕊夫人仅穿了肚兜来看,李中易估摸着,她应该是午睡刚醒,准备起床的时候,脑部供血严重不足,引发的昏厥。

    就在李中易打算去开药方的时候,却猛然瞥见,花蕊夫人的胸前,门户大开。

    原本鲜红窄小的肚兜,刚才根本经受不住李中易频繁的用力揉搓,已经明显的挪了位,半边酥胸裸呈,遮遮掩掩的妙处简直无法用语言去形容。

    此时无声胜有声

    当李中易瞥见那半边雪白晶莹的绝世美胸时,他的两条腿就象是捆绑了几十吨的铅块一般,再也走不动道。

    李中易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两眼盯死在那高耸入云的绝妙玉峰之上,他现在只恨没有1080p的高清数码照相机,无法将这无与伦比的惊艳时刻给完整的记录下来。

    一下,就摸一下不能摸,她是孟昶的禁脔要掉脑袋的

    李中易陷入到,纠结而又残酷的思想斗争中,不可自拔。

    也许是抵御不住玉体横陈的绝代魅力,也许是色迷心窍冲昏了头脑,李中易的右手颤巍巍的伸了出去,抓向耸然傲娇的那一只

    ps:司空第一次推书,一直在跟读中:穿越者很牛么异界王者穿到都市,分分钟被一个小土豪干翻了。推荐我兄弟的一本新书土豪之神,书号3336676,保证精彩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