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虫”孟仁毅喝醉的教训,提醒了李中易。这个时代的男人们,已经习惯了低度酒,陡然喝太多的高度酒,体质受不了的。

    “看来,仅仅是酒坛子不足以解决所有的问题,还需要烧制一大批,一两装,或是二两装的小酒瓶。”李中易的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想起了一个妙计。

    上辈子,李中易有个好朋友贺总,就是白酒的总代理商。贺总只要看好的白酒品牌,都会和厂家签定独家在全国销售的总代理协议。

    换句话说,厂家以极低的价,把产品全部卖给贺总,贺总负责分装,并销售到全国各地。

    李中易越想越开心,越想越觉得有前途。因为他有个防止窜货的重要砝码,那就是孟仁毅这个御弟才有资格拥有的高级私窑。

    在大蜀国,顶级的官窑,只服务于皇宫大内,哪怕是残砖破瓦,也严禁流入民间。

    次一级的就是孟仁毅独家享有的私窑,再次一等的,才是孟昶的其余几个兄弟的私窑。

    嘿嘿,用亲王私窑烧制的酒瓶,装的又是这个时代所没有的超级精馏酒,如果再拍不出好价钱,不如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李中易目前还和父母住在一块,老娘又怀着身孕,把家里弄得酒气熏天,肯定不合适。

    所以,李中易想来想去,最终把酿酒厂,设在了孟仁毅郊外的田庄里边。这么一来,既安全又保密,除了孟昶以外,没人敢来这里撒野。

    休沐日当天,李中易在孟仁毅的庄子里,忙活了一整天。直到夕阳西下的时候,他才把中等规模酿酒的一应设施,准备妥当。

    十日后,第一批次的酒液酿好了,孟仁毅这次学乖了,一小口一小口的品酒,结果,还是喝醉了。

    全新的美酒,取名“玉液香”,初步定价,一两装的拍卖起步价是五贯钱。

    孟仁毅把眼珠子瞪得溜圆,抬手摸了摸李中易的前额,惊诧的问他:“兄弟,你没发高热吧”

    “嘿嘿,你才发高热呢”李中易微微翘起嘴角,反问孟仁毅,“你觉得你家私窑里烧制的如此精美的酒瓶,值多少钱”

    孟仁毅摇了摇头,说:“拿钱也买不到的。”

    “物以稀为贵,仅仅酒瓶就是个好宝贝,再加上咱们独家特制的精酿美酒,难道不值五贯钱么”李中易得意的翘起二郎腿,斜睨着根本没有生意头脑的孟仁毅。

    李中易指点着酒瓶上古朴的“玉液香”三个字,笑道:“就凭这三个字,咱们兄弟俩,就可以捞不少钱。”

    孟仁毅撇了撇嘴说:“这是你的事,我等着分钱,也就是了。”

    李中易轻声一笑,说:“你这尊大菩萨,还是有用的。那些青楼的嬤嬤们,你不仅都认识,还很熟悉。到时候,把她们请到一块儿,凑个热闹。”

    孟仁毅挥了挥折扇,自信的说:“我叫她们来小聚,谁敢不来,还想继续做生意不”显得霸气十足。

    李中易心想,满城的武侯铺现在都归孟仁毅管辖,开青楼的嬷嬷,要多不长眼,才会硬顶着不接受邀请

    七天后的掌灯时分,李香菱所在的凝翠阁,宾客盈门,座无虚席。

    李中易和孟仁毅同车而至,在他们的马车后边,是一车“玉液香”。

    到了凝翠阁门前,李中易和孟仁毅相携了门。

    仆人们搬运玉液香的时候,有人突然脚下一滑,他手里捧着的玉液香坛子,“砰”的一声,跌落到了地上。

    几乎在刹那间,整个凝翠阁的一楼大厅,被一股浓郁的酒香完全笼罩了进去。

    来寻花问柳的恩客们,一边抽动着鼻子,一边探头探脑的东张西望。

    “唉,五十贯没了。”孟仁毅摇头叹气,“这么好的酒,根本不愁销路,为什么偏要砸这么一坛子呢”

    柳中易微微一笑,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酒香也怕巷子深呐。”

    “唉,真搞不懂你的脑子里究竟想些什么。”孟仁毅看见凝翠阁的金嬤嬷指挥着陪酒女郎,给每张桌子摆了三瓶“玉液香”,不由叹道:“唉,实在是浪费啊,一千贯又没有了。”

    李中易心里好笑,孟仁毅本不是个守财奴,今天这是怎么了

    也许是发觉李中易的眼神有些怪异,孟仁毅自嘲的说:“以前,我一天可以花掉五千贯,也没觉得心疼。这次却觉得这玉液香格外的不同,就仿佛是自家的孩儿一样,老是觉得你送的有点多了。”

    “哈哈,劳动创业的感觉肯定不同了。”李中易笑眯眯的说,“你每天和我一起定瓷瓶,督促酒工洗淘精米,盯着他们精馏,又照看着装瓶启运,这感觉自然不同了。”

    “是啊,以前都是瞎胡混。在你的逼迫下,我这还是头一次,当监工哦。”孟仁毅轻摇折扇,笑道,“我好象有点迷上了酿酒,每天都惦记着去看几眼,心里才踏实。”

    李中易心里好笑,孟仁毅身为大蜀的皇族,一生下来就是衣伸手,饭来张口,锦衣玉食。

    孟仁毅有孟昶疼着,只要缺钱花了,言语一声,就有大量的赏赐。

    这个时代的娱乐项目,其实并不多,除了床上造人之外,玩来玩去就那么一些有限的内容,孟仁毅其实是富贵之极的精神空虚综合症。

    李中易还没有落座,就听楼下的大厅里有人嚷了一嗓子,“好酒,好烈的酒。金嬤嬤,这酒有多少,我都包了。”

    孟仁毅笑得很开心,说:“让你小子说中了,这里还真是藏龙卧虎啊。哼哼,好大的口气,都包了的话,没有几万贯,不太可能吧”

    李中易翘起嘴角,浅浅的一笑,说:“才几万贯亏你说得出口上千贯的招幌费都砸下去了,只捞回来这么点钱,够你我花用几天的”

    “金嬤嬤,你说个价吧,有多少我要多少,不二价。”这是李中易特意安排的酒托。

    “别介呀,爷这里还没发话呢,当爷出不起钱是吧”这个是暴发户马老二。

    “马老二,上次杏娘让你给梳了笼,这一次,酒都是老子的了。”这兄弟看样子和马老二,因女人之争,成了死对头。

    这时,就听金嬤嬤大声说:“此酒名唤玉液香,乃是极西之地出产的精酿,数量非常少。各位客官,都瞧好了,这装酒之物乃是出自夔王爷的私窑,这可是世面上难得一见的好宝贝啊。”

    “金嬤嬤,你就甭废话了,出个价吧。”有人就是急性子,大声催促着金嬤嬤。

    “刘爷,您先别着急嘛,老婆子还没问过庞爷的意思呢。”金嬤嬤抹唇一笑,不动声色的把非常有钱的庞爷给推出来当枪使。

    李中易见戏肉即将正式开场,争抢的气氛已经非常浓厚,他不由微微一笑,选这里搞拍卖会,看来是找对了地方。

    据孟仁毅介绍,这金嬤嬤十分擅长挑动恩客之间的激烈竞争,往往娘子们的梳笼成交价,要远远超过当初的底价。

    金嬤嬤掏大价钱,出来的色艺俱全的小娘子,在恩客们竞价梳笼的时候,就已经帮她赚回了前期的所有投资。

    “诸位爷,这一两一瓶的玉液香,起价五贯一瓶,一共只有五千瓶,价高者得。”金嬤嬤见气氛调动得差不多了,就站上了散乐台,当众大声宣布一两装的价码。

    “六贯。”

    “七贯。”

    “十贯。”

    “”

    “十五贯。”

    眨个眼的工夫,价码就被抬高到了十五贯一瓶,孟仁毅连连摇头叹气,说:“和他们比起来,我那点小家底,根本就不叫钱。”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这些人都应是大豪商,兜里的钱虽然多,但也不至于这么奢侈。有些好东西,若很值钱的话,买来送礼,甚至私下里倒卖,却正好合适。”

    上辈子的茅台酒,年产几十万吨,还是供不应求,价格一路猛涨,竟然还需要领导批条子。

    其根本原因就在于,这酒若是被吹成了国酒,基本就成了重要的官场礼品。

    就算是非常有钱的土豪,也不可能天天喝茅台。可是,当领导的就不同了,他们坐上酒桌,必喝茅台,上别的酒都是小看了领导。

    让领导心里不痛快了,你别说把工程拿到手了,买卖能不能做得下去,都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此所谓,买的基本不喝,喝的等人送礼,或是公款大喝。

    最终,这五千瓶一两装的“玉液香”,以每瓶四十贯的高价,被马老二抢到了手。

    “唉,我算是服你了,半盏茶的工夫,二十万贯落袋。”孟仁毅的算术不行,根本不会乘法,他还是被随行的帐房提醒了,这才知道已经赚了至少十九万贯。

    窑工是自家的奴仆,除了赏钱之外,却没有工钱的概念。烧窑的材料是现成的专用黏土,除了他们孟家皇族之外,也没人敢用。

    精米就算是再贵,按照一斤精米一两酒的消耗量,顶多不超过五十文钱的成本。

    谁叫蜀国的粮食,年年丰收,米价贱得吓死人呢

    柴炭那也没多少成本,除了宫里每个月定量供应的上好银霜炭之外,世面上卖的柴禾,一石不过二十文钱罢了,只要你愿意买,人家樵夫愿意赶老远的山路,直接给你送上门来。

    “各位爷,老婆子现在要隆重推荐这二两装的”玉液香”。诸位都请瞧这边,这可是玫瑰红的玉液香呐,稀世罕有的珍品佳酿,底价至少二十贯一瓶,一共三千瓶。”

    金嬤嬷说得口唾横飞,孟仁毅叹息着摇头,他指着李中易的鼻子,说:“我家花棚里的玫瑰花,让你榨成了汁添到酒里,就这也敢卖出这么高的价钱”

    “嘿嘿,一招鲜,是要吃遍天滴。美酒只此一家,别人都仿造不来的。我随便加点东西进去,就是独门的绝招,爱买不买,不买拉倒。”李中易显得很有底气。

    ps:兄弟们的推荐票都跑哪里去了少得可怜,惨不忍睹啊拜托了,票票砸给司空啊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