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怎么行呢,该你拿的,你就拿着,免得坏了道上的规矩。”孟仁操心里很爽,嘴上却故意假正经。

    孟仁毅看出,李中易确实不想伸手拿钱,就出面打圆场,他笑着说:“六兄,无咎是咱们自家兄弟,你何必与他客气呢将来,有什么好做的买卖,拉上无咎一起发财,不就得了细水长流嘛。”

    李中易心想,孟仁毅的这个说法,里外两面光,让孟仁操既得了好处,又没伤了颜面。

    一番虚言推让之后,孟仁操只得“勉强”点了头,末了,他想送几个美姬给李中易。

    李中易连连摆手,家里的女人已经不少了,而且,都不是省油的灯,再来一组美娇娘,恐怕要闹得乌烟瘴气啊。

    实际上,李中易主要是被校花老婆,给调高了审美的品味。

    上辈子,不敢说倾国,至少是倾城的校花老婆,在李中易的怀里抱了好些年。

    就算是老婆再漂亮,再迷人,李中易难免也会有些审美疲劳。

    如今,经历过瑰宝级“祸水”花蕊夫人的震撼教育之后,对于那些庸脂俗粉,李中易自是完全提不起兴趣。

    至于,加固太液池的石料,李中易问清楚土石方后,觉得量不并算太大。但是,他并不是工程专家,只是答应了问清楚整个工程所需石方后,再给个详细的答复。

    酒足饭饱后,孟仁操找地方快活去了,李中易则和孟仁毅一起泡进了温水池中。

    “无咎啊,我那六兄当年也是个人物呢,只可惜,办河工的时候,贪得太厉害了,导致锦江决了堤,淹死了不少人,这才被盛怒的皇兄给罢了差事。”孟仁毅饮了口酥酪,“你是新官上任,能办就办,不能办就推给我去说。”

    李中易笑了笑,说:“这宫里的工程,即使不是嘉郡王,也会有刘侯爷,马伯爷来求。我这人呐,从来不想挡人的财路,只要不是做得太过分,我都会睁一眼闭一眼,装装糊涂也就过去了。”

    “只是有一样,工程的质量必须要有保障。否则的话,我又没沾过钱,没道理平白替人挡灾。”李中易这话的意思,很明显,要把权贵们吸血的贪婪度,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不能越线。

    “回头我借你几个,木匠、漆匠、瓦匠和石匠,让他们在现场盯着点,质量就有保障了。”孟仁毅也担心把李中易给坑了,主动做了补救的工作。

    李中易很满意,他手头上正缺少这些懂行的工匠,孟仁毅可谓是及时雨啊。

    泡完了澡,来了两个侯爷,嚷嚷着要打麻将。

    李中易上场之后,也没客气,放手释为。五局牌下来,把那两个侯爷带来的铜钱,和身上的小挂件都吸干了,这才尽兴而归。

    回到家中,李中易先去了外书房,拜见父亲李达和。

    李达和刚从老祭祖回来,听说李中易居然高升为殿中少监,并且被封了开国子,比他自己晋升还要高兴,一个劲的夸奖李中易。

    什么光耀门庭啦,祖宗显灵啊,李达和说了一大堆吉利喜庆的话。

    最后,李达和听说李中易要搬到子爵府去住,他沉默了半晌,最终长叹了一声,说:“儿大不由爷啊。”点头同意了。

    蜀国的规矩如此,李达和久走宫中,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

    等李中告辞出门的时候,李达和忽然说:“你阿娘最近身子有些不太爽利,吃啥吐啥,老是嗜睡。都这么晚了,就别去打扰她了。”

    李中易一听这话,眼前猛的一亮,好家伙,把曹氏那个扫把星赶走之后,他的爹娘这是要老树开花,好事啊。

    嘿嘿,李中易走在路上,心里盘算着,老娘这一次会帮他生个亲弟弟,还是亲妹子呢

    李中易满心喜悦的回到卧房,进屋后才发觉,室内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瓶儿和芍药大眼瞪小眼的,各据一方,活象一对斗鸡。

    李中易一看到这幕场景,心里就想,多半是芍药嘴快,把昨晚偷吃的事,炫耀了出去,惹得瓶儿不高兴了。

    此地大有星火燎原之势,李中易扔下话,说是去书房,扭头就走。

    “爷,奴奴帮您磨墨。”芍药象燕子一样,眨个眼的工夫,就掠到了李中易的身侧。

    这妮子的反应,倒是每次都要比瓶儿快半拍,脸皮也厚许多。只不过,她做的事,经常要出纰漏,屡屡落人话柄。

    到了书房后,只有芍药黏在身边,瓶儿却没跟上来,李中易心里越发坚定了,不能惯坏瓶儿的决心。

    女人都是宠坏的,你越是什么都依着她,她越会蹬鼻子上脸。

    按照这个时代的规矩,以李中易的身份,别说只有两个通房丫头,就算是再多十倍,也是理所当然。

    见李中易坐到了书桌前,芍药赶紧大献殷勤,腻声说:“爷,奴奴帮您磨墨。”

    借着明亮的烛火,李中易发觉,芍药经过雨露的滋润之后,尤如芙蓉花开,颊上隐隐透出嫣红润泽,眉梢眼角均是怎么也掩不去的艳媚风情。

    嗯,这妮子虽然脑水不够使,原始本钱却很厚,经昨晚那么一戳,女人味居然渐渐散发了出来,也越来越像萧姓女明星。

    李中易提笔在手,心绪渐渐平静下来,已经很久没练过字,手都生了。

    “刷刷刷”李中易按照脑子里的记忆,奋笔疾书,一气呵成。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赤壁周郎。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羽扇纶巾,谈笑间,强橹灰飞烟灭”

    李中易放下笔,反复欣赏了好几遍,绝世名篇念奴娇。赤壁怀古,最后,微微一笑,显得很满意。

    这副旧皮囊的主人,书读得不好,对于经书不求甚解,可是一笔字却颇有亮点。毕竟练了十多年,熟能生巧嘛。

    “爷,银耳红枣莲子羹,炖好了,您趁热喝了吧”瓶儿的声音,忽然在身边响起。

    李中易扭头一看,瓶儿的手里捧着一只托盘,上面可不就是一小盅银耳羹么

    嗯,吃醋也没忘了给爷补补身子,瓶儿这小娘子,没有白疼呢,李中易心里的闷气立时消散了大半。

    李中易接过银耳羹,心里却在想:他只和瓶儿说过一次这种补血养气的羹,她居然就记住了,很不错哈。

    银耳羹炖得很入味,李中易吃在嘴里,甜在心头,身边的两个美娇娘,一个侍墨,一个炖羹,这才是大老爷们过的滋润日子呐。

    李中易吃过羹后,瓶儿收了托盘,却没有马上离开书房,手里拿着抹布,见哪里有点灰尘,就过去擦拭一番。

    芍药很想有单独和李中易相处的机会,却始终没有找到,她急得直挠耳朵。

    李中易却没管这些,他提笔在手,脑子里琢磨着,下一步的计划。

    张业越来越跋扈了,孟昶已经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在夔王府里泡澡的时候,孟仁毅悄悄的告诉李中易,要他私下里探问一下赵老太公的态度。

    显然,孟昶想借助于赵家的力量,一起搞垮张业。

    可是,张业在整个成都的兵马,超过了五万人。即使是北部面临柴荣的威胁,他也只派出了一万人增援河池而已。

    由于,李廷圭的人马,在河池一战中,受损异常严重。孟昶目前所能依靠的基本武力,也就是孟仁毅统领的金吾卫了。

    李中易心想,如果不是张业和赵家的兵马掣肘,他倒是可以利用乡军的力量,趁机把孟昶拉下皇帝的宝座。

    只可惜,乡军虽强,数量却非常之少,仅仅两千余人。

    李中易现在还有一层忧虑,在干掉张业之后,孟昶会不会削掉孟仁毅的兵权呢

    以李中易的政治斗争经验,他认为,狡兔死,走狗多半要被烹。所以,张业必须被削弱,但不能太过削弱,只有保持住朝中的力量平衡,孟仁毅将来才有机会。

    归根到底,还是实力太弱啊,李中易仔细的琢磨了一番之后,只能扔掉手里的毛笔,长长的叹了口气。

    李中易心里很明白,乡军当初的崛起,其实是利用了河池大营丰厚辎重的力量,而且人数也不多,才没有引起张业以及孟昶的特别关注。

    以乡军的训练和薪俸体系,要想训练出两万强军来,没有强大的财力和物力支持,李中易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如今,朝廷的实权,分别掌握在张业、赵廷隐以及孟昶这三家的手上。

    张业固然骄横,赵廷隐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一直在私下里扩充军备,壮大自己的实力。

    站在孟昶的角度,威胁最大的张业必须要除,但是赵家却也没办法令他安心。

    正因为孟昶担心前门驱了虎,后门又进来狼,所以,蜀国的内部局势才变得十分的诡异,却又是最平衡的三角关系。

    李中易和赵老太公的关系,也很复杂,他帮着赵家去掉了军中的后患,赵老太公也帮他解决了曹氏的难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互不相欠。

    另外,李中易也已经察觉到,赵廷隐对赵老太公的话,远远没有达到言听计从的程度。

    这些变数固然重要,李中易却觉得只要细细的谋划,并不是特别难解决的问题。

    最令李中易感到头疼的是,孟仁毅对孟昶的真感情。以孟仁毅那种超级讲义气的秉性,李中易心里明白,他如果暗中勾结赵家,学习赵匡胤的黄袍加身戏码,恐怕他和孟仁毅的过命交情,也完蛋了

    上辈子,加上这辈子,见惯了当面叫大爷,背后捅刀子的李中易,异常珍惜他和孟仁毅之间的那份真感情。

    唉,再看看吧,李中易从椅子上站起身,转身却见芍药正楚楚可怜的望着他。

    瓶儿装得象没事人一样,笑吟吟地说:“爷,奴伺候您回去歇着吧”

    李中易一阵头疼,这两个女人显然都担心对方得了手,彼此已经形成了盯稍的关系。

    “走,爷今天要荒唐一把,你们两个一起陪爷安寝。”李中易反正早就琢磨着将两女叠到一起,既然她们互不相让,索性来个一锅烩。

    李中易一手抱起一个,将两女一起搂到了床上,开始胡天胡地。瓶儿毕竟面子薄,死活不肯与芍药叠到一起。

    可是,李中易收拾芍药的时候,瓶儿又在最关键的时刻,将他扯到了怀中,“爷,都赏给奴家吧。”

    本来想多承接一些雨露,抢先生儿子的芍药,气得半死,抬手狠狠的掐了瓶儿一把,疼得瓶儿一阵乱哆嗦,居然直接登上了顶峰。

    不管两个女人怎样斗法,李中易都爽得直哼哼,娘的,这才是大老爷们过的滋润日子啊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