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浓浓夜幕笼罩下的齐州码头上,灯火通明,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刘金山和孔昆二人,不约而同的闭紧嘴巴,并肩立于齐州码头的巡检司门楼之上。

    此时此刻的码头上,口令声,军靴敲击地面的咔咔声,水手们拔锚启航的吆喝声,交织成了大进军的序曲。

    就在刘金山和孔昆的眼皮子底下,大队大队的兵马,排着整齐的队列,万众如一人般,井然有序的依次登船。

    “唉,光清兄,军威之鼎盛,莫过于此。”

    门楼上久久无人说话,直到孔昆的轻叹声,打破了可怕的死寂。

    刘金山微微一笑,他的前半生,可谓是仕途蹉跎坎坷,没有任何值得一书的功业。

    然而,这人呐,最是架不住命好!

    在关键的时刻,刘金山跟对了靠山,并始终如一的紧跟着李中易的前进步伐,勤恳办差任劳任怨,这才有了文臣之首的崇高地位。

    刘金山瞥了眼看似没事人一般的孔昆,心里冷笑不止,装什么大尾巴狼?如今,最希望他倒台的,除了孔昆之外,更有何人?

    前几日,孔昆在府里叫嚷着要休妻的丑闻,早就传遍了整个齐州城。

    外面的人说啥的都有,有说孔昆想卖妻求荣不成,恼羞成怒之下才闹着要休妻。

    大部分人都在传,孔昆是想卖女求荣,结果,李中易瞧不上他们家的闺女,连看都没看一眼,便遣送回了孔府。

    至于更龌龊的说法,那就很难听了。有人居然造谣说,孔昆的妻女同时被李中易享用过了。只是,这种荒谬的说法,信的人很少罢了。

    道理是明摆着的,李中易身边的女人,单单是费媚娘和李七娘这两位娘子,任意挑一个出来,无论是高贵的出身,还是艳压群芳的姿容,孔昆家的妻女别说相提并论了,连提鞋都不配。

    结果,孔昆的正室张夫人,闹着要上吊,可把孔家人都给吓坏了,连哄带劝了很久,这才没有酿出人命惨案。

    可问题是,没过几日,外面的流言不知道怎么的,居然传入了孔黛瑶的耳朵。孔黛瑶倒是没哭没闹,只是,这位小娘子当天就搬进了齐州城外的玉清观中,并扬言再也不踏入孔府半步。

    也许是看出刘金山不想搭理他,孔昆却不以为意的笑着说:“光清兄,将来宰执天下之日,可别忘记了昔日故人呐。”

    这话夹着骨头带着刺,绝不是什么好话,刘金山本不想搭理,却被逼着不能继续装聋作哑。

    刘金山清了清嗓子,板着脸说:“雷霆雨露皆出自于天恩,你我为人臣子者,岂有妄自揣测之理?”

    说句大实话,孔昆最厌烦刘金山的某个方面,其实是刘金山明明啥都知道,却偏偏装出一副木讷寡言的假正经模样,拿铁锹去撬,都撬不开嘴。

    刘金山的这个毛病,其实和李中易有着极大的相似度,可谓是有其君,必有其臣!

    撇开刘、孔二人的互相斗法不提,李中易这个时候,已经登船远行。

    不管杜沁娘和柴熙让是何种形式的傀儡,表面上应有的礼仪规格,毕竟还是需要讲究一番的。

    杜沁娘母子二人,被安置进原本属于李中易的帅舰顶层,既安全舒适,又拥有最佳的赏景的平台。

    非常巧合的是,杜沁娘住进了李中易的帅舱,而柴熙让只比小皇帝小两岁而已,已是八岁的小男子汉了,只能避嫌的住在隔壁的舱室。

    夜已深,杜沁娘把儿子哄着睡着了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自己的舱室里。

    赵春已经安排好了沐浴事项,她伺候着杜沁娘泡进硕大到有些吓人的浴桶内,一边替杜沁娘搓背,一边笑着说:“娘娘,咱们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的回到开封城了。”

    杜沁娘却叹了口气说:“你这话说得也太早了点,谁知道打不打得过那个妖妇呢?要知道,朝廷那边禁军,足有几十万之多。”

    “娘娘,连凶恶的契丹人都被那个坏……那人打败过好几次,何况是开封那边的土鸡瓦狗呢?”赵春虽然鄙视李中易的无耻好色行径,却对李家军的战斗力,充满了信心。

    杜沁娘仔细一想,倒也是这么个理,和朝廷的禁军相比,凶狠异常的契丹人更不好惹。

    刚被送进大周皇宫不久,杜沁娘就听说过不止一个版本的,关于契丹人打草谷的凶残故事。

    那个时候,不论是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只要谈及契丹人,个个闻风色变。

    杜沁娘的正牌子先夫——柴荣,在高平击退了契丹人的进攻之后,开封城里的人们对契丹人的极度恐惧情绪,才稍有缓解。

    等到李中易一举歼灭四万余契丹精锐铁骑之后,当时的开封城里,那些被压抑了近百年之久的人们,大家纷纷奔走相告,上香祈祷上苍保佑,整个城里简直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有钱的人家,纷纷开了三天免费的流水席,任由百姓进门,敞开来吃喝。

    更有甚者,居然一次性捐了五十万贯的香油钱,让大相国寺开粥铺,接济乞丐和穷人。

    沐浴过后,杜沁娘躺进榻里,却怎么都睡不着。

    若说她是有福之人,还真是那么回事儿。无论是先夫柴荣,还是占了她身子的李中易,那可都是战功显赫的大英雄。

    而且,看样子,李中易打进开封城里,将来登基为帝的可能性,大得惊人。

    前后两个男人,一个是驾崩的先帝,一个是新朝的未来之君,杜沁娘的福分可真不小!

    然而,悔教生于帝王家!

    为了保障亲儿子的安全,杜沁娘被迫舍了清白身,侍奉于李中易的枕席之间,无论怎么看,都是一桩极大的丑闻。

    只要,这件丑事稍微走漏一点点风声,杜沁娘还有何面目,苟活于世?

    就在杜沁娘翻来倒去,死活无法入眠之时,里侧的榻板,忽然没有任何预兆嘎吱作声。

    杜沁娘吓得浑身直发抖,张大樱唇想大声呼救,却仿佛被恶鬼狠狠的扼住喉管一般,死活叫不出声。

    “沁娘,沁娘,是你男人我,千万别喊,千万别喊。”

    好在,李中易担心惊吓了杜沁娘,刻意压低声调,小声表明了他的身份。杜沁娘这才大大的松口了气,顿时像被煮烂了的面条一般,整个的软瘫在了锦褥上。

    杜沁娘那边的榻板嘎嘎响的时候,在舱室内打地铺值夜的赵春已经被惊醒,起初她以为是娘娘又失眠了,在榻上辗转反侧,也就没太在意。

    后来,榻板上的动静越来越大,忽重忽轻的嘎吱嘎吱声,有时候很有规律,有时候则杂乱无章。

    “咿咿唔唔……”女人实在抑制不住的闷哼声,无论怎么听,都像是赵春此前已经听熟了的敦伦进行曲。

    赵春赶忙爬起身,三步并作两步,奔到榻前,抬手掀起卷帘,定神(www.shubao2.cc)一看,“呀!”当场傻了眼,呆若木鸡!

    PS:求赏几张月票鼓励司空多更,大国庆节的,别人出门旅游,司空在家里补更,惨不忍睹啊!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