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大军开拔后,近卫军甲营的三翎侍卫们,如同众星捧月一般,将骑马的李中易和乘坐马车的监国母子,牢牢的护在了中央。

    从大营一直到齐州码头的沿途之上,旌旗遮天蔽日,枪尖红樱织成的赤色海洋,在落日余晖的映照下,格外的耀眼夺目。

    猛士们,枪扛在肩,刀挂腰间,弓在囊中。森森铁甲的长龙,滚滚向前,一眼望不到尽头。

    斥喉营的勇士们,以队为单位,已经远远的散出去几十里远!

    这个时代的两军交战,在最前沿出生入死,并及时传递回军情的斥喉,就等于是整个大军之眼。

    斥喉营所起到的作用,在李中易看来,无论怎么强调,都不算过分!

    如今的斥喉,就等于是未来战争的卫星和侦察机,他们是战场信息透明化的最重要参与者。

    也正因为如此,斥喉营官兵们的待遇,一直是李中易军中最高的存在!

    在明清时期,未能通过翰林院馆选考试的当科进士,他们都享有榜下即用的特权。也就是说,这些当科进士,不论是被选任州县官,还是充任低级京官,都享有特别的优先补缺权,俗称“老虎班”。

    在斥喉营中,不仅每人每月都是三倍常规饷俸,而且,在斥喉营中的资历磨堪,一年抵三年,遇缺优先递补,这其实就是李家军中的老虎班。

    功名但在马上取,无军功不予以提拔或是授爵,这已经是李家军约定俗成的铁律。

    途中短暂休息的时候,李中易接过水葫芦,小饮了几口,正欲坐到小马扎上歇息一下。

    就在这时,廖山河的怪叫声,忽然传入李中易的耳中,“哎呀,那不是李安国那小子么?”

    李中易扭头看过去,有支小队伍正在大路的一侧整队,人高马大的李安国隐约排在队列之首。

    哟嗬!李中易举起单筒望远镜,定神(www.shubao2.cc)仔细一看,李安国比以前黑多了,原本白嫩的不像话的脸蛋,晒得乌漆抹黑。

    如果不是廖山河这小子的记忆力超群,只怕是李安国就站在跟前,李中易一时间也认他不出。

    廖山河起初没想明白,李中易见了妻兄,怎么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呢?

    “爷,您有些时日没见着正青兄弟了吧?不如由小的悄悄将他领来见个面,叙叙家常?”廖山河想明白之后,马上搭了个梯子,就等着李中易借坡下驴。

    李中易不太乐意让底下的人,知道李安国是他的妻兄,所以,刚才有些犹豫。

    如今,廖山河如此知趣的主动搭了条线,这家伙还真是个妙人儿!

    李中易想了想,万一李七娘问起来,他啥都不知道,难免要伤感情了,便没有吱声。

    廖山河马上心领神(www.shubao2.cc)会的去了,不大的工夫,便见李安国跟在老廖同志的身后,快步走了过来。

    刚一见面,还没等李中易发话,“啪!”李安国两腿猛的一碰,脚上的军靴随即发出清脆的响声。

    “某第三军甲营丙都乙队,检校伍长李安国,拜见主上!”李安国重重的捶胸敬礼,目不斜视的注视着李中易。

    李中易缓缓起身,面无表情的绕着李安国转了两圈,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没杀过敌人,没见过血的士兵,不是一名合格的士兵!

    曾经的超级大纨绔,如今的见习伍长李安国,仿佛标枪一般的戳在面前。哪怕,李安国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李中易也已经闻到了若有若无的血腥之气!

    看样子,李安国应该是在围剿母乙的时候,立下了不小的战功。不然的话,以他刚入伍不久的新兵身份,绝无可能被提拔为检校伍长。

    “检校伍长李安国,听我口令,背诵军官晋级条令关于提拔检检伍长的部分!”

    李中易一直保持着沉默,但是,廖山河慢慢的揣摩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他随即毫不含糊的替主上发了问。

    “临阵杀敌五人之兵,经军法官、队正及队镇抚的认可,得授检校伍长之职。检校三个月期满……”李安国显然将条令烂熟于心,廖山河话音未落,他便一路滔滔的将原文一字不差的背了出来。

    李中易一直担心,老部下们知道了李安国的真实身份,故意合谋放水。

    现在看来,李中易的担心,其实是多余的。严苛无比的军法之下,冒功提拔,那是重罪。轻则褫夺一切官勋,杖五十,判监十年,永不叙用。重则,直接被斩首。

    在李家军中,杖五十的刑罚,其实就等于是宣判了死刑,必定会被活活打死!

    至今为止,还从来没有人,能够挨五十军棍,而不死的先例!

    家族实力雄厚的门阀子弟,冒寒门子弟之功的屁事儿,无论是现在,或是将来,只可能被控制,而不可能完全被杜绝!

    被冒功和被委过,李中易全都经历过,可谓是恨得牙根疼,却又无可奈何,只因他心里明白,一旦把事情挑明了闹,吃亏的绝对是他。

    基于惨痛的过往教训,李中易特别痛恨仗势欺人的八旗子弟,条令也制订的格外血腥和残忍。

    那些铤而走险的八旗子弟们,他们有胆子冒功,就只能乞求永远别被发现。一旦被查实了确实是冒功,那就别军法无情了,屁股被军棍打烂,那纯粹是自己作死,怪不得任何人!

    廖山河见李中易就是不吭声,他不由转动着眼珠子,组织好语言后,慢腾腾的说:“军法虽然严苛无情,却没有禁止家属之间的书信往来。你若是没有写好家书,说个口信也成,我必会替你转达。”

    “请上官转告舍妹,等某靠真本事,真刀真枪的挣出功名来,再去见她!”李安国重重的一碰脚后跟,沉稳如山的姿态给人一种信服之感。

    李中易很清楚,从被强行扔进新兵大营里去受虐之后,李安国的心里一直憋着火气,他想证明他自己,不是混吃等死的纨绔,而是真正顶天立地的猛士!

    李安国的人生,从此有了目标,这自然是件大好事。

    李中易还是没有说话,他只是看似无意的瞥了眼廖山河,廖山河马上领悟了主上的心意,当即命令李安国独自归队。

    “玉不琢不成器。”等李安国走远了之后,李中易这才仰面吐出一口浊气,吩咐廖山河,“将来啊,你的儿子和孙子们,都要扔进新兵大营里去接受熔炉的锤炼。”

    ps:三更送上,求赏几张月票,鼓励司空明天接着多更,多谢了!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