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和经常风餐露宿、挨饿受冻的武将们不同,文臣们一向养尊处优惯了,他们吃不得太大的苦。

    大家一起熬到凌晨四更天,却没见夜宵端来,只要是聪明人,谁不明白其中的内涵?

    于是,真正的妥协很快达成,定于三日后拥戴曹王就位监国。

    实际上,陪着挨饿的李中易心里非常清楚,所谓的监国登位仪式,不过是走个场面罢了,文臣们争论最多的是,李中易本人应该享有什么样的头衔?

    水再大,还能漫得过船去?

    李中易的名分和爵位越高,大家才有可能跟着一起沾光,来个皆大欢喜!

    今天,吵了这么久,吵的就是李中易应该封王,还是继续保持低调的作风。

    刘金山虽然也是文臣中的一份子,但和杨崇圣这种腐儒不同,他是个很务实的官僚。也正因为如此,刘金山这个老部下很对李中易的胃口,被引为平卢一脉的文臣之首。

    俗话说的好,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

    在这年月,读书人的总体数量少得可怜,确实需要善待。不过,对于不通经济的腐儒,只能赏以高位荣爵,绝不可令其真正掌权,从而掣肘并败坏军国大事。

    远的且不去说了,野猪皮光绪帝的老师——翁同龢,此人满嘴的道德文章,干的却是因私害军,因私害国的丑陋勾当。

    想当初,大明朝内外交困,濒临绝境之际,崇祯帝十分无奈的找大臣们借钱。掌握朝政的东林党人,个个装穷装孙子,死活不乐意出钱。

    结果呢,东林党人搜刮来的民脂民膏,连同他们的妻女美妾,全都便宜了闯贼和入关的野猪皮。

    腐儒当权及党争误国的深刻教训,李中易从来都不敢或忘,他连儿子们都不敢交给所谓的鸿儒去教导,可见防范之深?

    李中易拒绝了封王的提议,也没接受丞相兼任大将军的职位,只同意以托孤相公兼六军副使的职务,都督中外诸军事。

    作为超级务实的老牌政客,李中易的战略大局观,从来都是远超众人的存在。

    所谓,得民心则得天下,只是皇权专制统治阶级忽悠草民的障眼法罢了!

    兵强马壮的权臣、军阀、土匪或是流寇,登上皇帝位,这才是上下几千年通行的政权更替准则!

    天下,都是打出来!不打?谁会乖乖的交出至高无上的统治权?

    所以,彻底战胜朝廷的几十万禁军,以最强悍的王者姿态,被战败者们跪迎进入开封城,才是李中易主掌天下的根本!

    进军开封城,势在必行!

    散会之后,文臣们都走光了,武将们一个没走,都留了下来。

    李中易高坐于虎皮帅椅之上,扭头看了眼同知参议司事杨无双,杨无双随即双手捧着厚厚厚的一叠军令,站到李中易的身侧。

    “全体都有……听我口令……”

    “立正……”

    “稍息!”

    “奉主上钧谕,现在正式宣读进军开封的命令。”杨无双满怀着对未来飞黄腾达的憧憬,噙着热泪,激动万分的高声宣读命令,“今晚落日后,平卢全境戒严,酉时四刻全体西征兵马,必须用饭完毕……戊时六刻前,第三军、第五军、炮营必须集结于齐州码头,待命登船……”

    杨无双一口气念了半个多时辰,这才算是把命令全部宣读完毕,武将们尽管闭紧着嘴巴,没人敢插话,可是,大家都欢喜异常,难以抑制的笑开了花!

    “奉主上钧谕,现在宣读战场连坐条令……胆敢怯敌不前者,无论是谁,一律就地正法。其直接上级贬为庶民,永不叙用!”就在众将们以为可以松口气的时候,同知军法司事的李延清粉墨登场!

    空前严厉的连坐法,令所有在场的武将,都不由狠抽了几口冷气!

    这个连坐法的厉害之处,就像是,渡江战役都取得了胜利,你却因为违反了军法,而被强制退伍。不仅仅是,只能回家去种地,而且,永远无法再进入国家干部的行列。

    若倒霉,以此为最!

    进军开封的命令,正式下达之后,统兵大将们各自打马回营,他们必须向部下们分别传达清楚命令的内容,以免贻误战机!

    “爷,不是说三日后,举行监国就位的仪式么?”廖山河心里很美,瞅准了李中易用过晚饭,正在喝茶消食的时机,凑过去当好奇(www.yhwx.net)宝宝。

    李中易小饮了一口清绿的茶汤,瞥了眼故作懵懂的廖山河,不由微微一笑,反问他:“你是真不懂呢,还是假不懂?真不懂的话,反正你也派不上什么用场,不如就留在齐州,替我看家吧?”

    廖山河刻意挤出谄媚的笑容,点头哈腰的说:“爷,小的这不是瞅着您的心情不错,想凑个趣儿,逗个乐子罢了!您又不是不知道,小人的那些个坏毛病,可千万别当真呐。”

    “嘿嘿,我这人太老实了,很容易被骗。你不把说清楚喽,哼,我肯定当真了!”

    所谓人逢喜事精神(www.shubao2.cc)爽,李中易的心情确实还不错,就把故意凑趣儿的廖山河,大肆的调侃了一番。

    廖山河看明白李中易的心情很好,也就涎着脸,壮着胆子说:“爷,小的是个粗人,有话从来都和您直说。小的上有老,下有小的,家里人丁甚多,您看是不是……”

    李中易差点笑出了声,廖山河这小子若是个粗人,那谁是聪明人?

    “你的那点小心思,我用头发去思考,也料想的到。得了,你啥也甭说了,到时候有你立功受赏的时候。”李中易摆了摆手,把廖山河绕着弯子想说却又遮遮掩掩的话,全给堵了回去。

    “哎呀呀,知我者,唯您莫属。”廖山河在心里暗暗叹气,却只得满面笑容的接受了李中易的决定。

    在李家军中,条令大于天!只有实打实的军功,才可能升官晋爵,并且发家致富,除此之外,别无它途!

    擅长溜须拍马,精通说书唱曲,甚至是蹴鞠小丑的家伙,他们都能轻而易举的当上将军,这让浴血奋战的将士们,情何以堪?

    长此以往,李家军还能够打胜仗么?

    “好了,俗话说的好,兵不厌诈。咱们在这齐州的方寸之地,停留了这么久,是时候出击了!该演的戏,该有的典礼仪式,就让孔昆、杨崇圣他们去大操大办吧。”李中易霍然起身,大声吩咐廖山河,“汝且随吾去行宫,哼,进军开封的大义名分,咱们带上!”

    “喏!”廖山河随即点齐了近卫军以及贴身带刀侍卫门,簇拥着李中易的马车,浩浩荡荡的赶去行宫。

    SP:昨天喝多了,今天至少两更,月票赏的多,加第三更!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