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咎郎……”杜沁娘伸出一双嫩葱似的藕臂勾住男人的脖颈,带着拖腔撒娇,媚态毕露,李中易恨不得马上把她摁倒,狠狠的欺负一番。

    “咎郎,你愿意作让哥儿的干爹爹,可不许反悔哦。”杜沁娘主动吻上李中易的左颊,腻腻黏黏的吐气如兰,“你想知道让哥儿的各种事儿,奴家全都一清二楚,何须去问春儿呢?

    杜沁娘以前能把一代雄主柴荣伺候得通体舒坦,连南征唐国也只带了大符皇后和她同行,怎么可能没几把刷子呢?

    勾男人的各种小手段,对她而言简直就是信手拈来,不费吹灰之力。

    赵春实在忍不住想笑,赶忙背过身去,仿佛偷着了鸡的黄鼠狼一般,贼兮兮的笑,却不敢笑出声。

    李中易恨得牙根直发痒,他的心里别提是个啥滋味了,主狡仆猾,一丘之貉!

    杜沁娘轻唤了两声咎郎,李中易差点没听见,为了掩饰走神(www.shubao2.cc),他搂在杜沁娘腰间的大手,故意往上挪了挪,恰好抚上她的翘胸。

    话说,杜沁娘此前哪里见过如此无耻的揩油行径,羞都羞死了,也没敢挣扎,低低的垂着螓首,只觉混身发烫。

    李中易心下大乐,杜沁娘这种娇滴滴羞答答,欲拒还迎的媚入骨髓,他此前还真没享受过。

    既然暂时无法收拾赵春这个小狐精,李中易索性不去想她,搂着杜沁娘坐在腿上,一边说情话,一边询问柴熙让的生活起居习惯。

    泼辣的赵春,早早的就知晓了房事,但她终究是个尚未破瓜的黄花大闺女。

    李中易当着赵春的面,肆无忌惮的轻薄杜沁娘,她的心里暗暗发恨,却只得紧咬银牙,莫可奈何。

    杜沁娘又不是瞎子,她完全看的出来,李中易被赵春怼得生了闷气,想方设法的要带她出去。

    怎么说呢,杜沁娘自己清白已经毁在了李中易的手上,哪怕李中易赏了天大的脸面,也不过是浮云罢了。难道说,她还能够公开下嫁给李中易不成?

    此时的杜沁娘,只求独子柴熙让此生平安顺遂,将来能够老死于床榻之上,她也就知足了。

    赵春既是难得的忠婢,杜沁娘自然要想方设法的维护她,关键就是把握一个度的问题。

    毕竟,以杜沁娘在南边唐国受过的服侍男人的特殊教育,她比谁都清楚,女人只能依附于强悍的男人,才能够赢得应有的尊严和地位。

    说句翘起小尾巴的狂言,如果不是柴荣英年早逝了,就凭她杜沁娘的厉害手段,只知道假正经的符太后,替她提绣鞋都不够格。

    “咎郎,让哥儿一晚上没见着我,肯定会哭闹,请恕奴家不恭,先走一步如何?”杜沁娘嘴上说着告辞的话,整个娇体却始终挂在李中易的身上。

    李中易看了看渐亮的天色,想起攻入杜沁娘的艰难,便有些舍不得了,紧紧的搂着她,硬是没答应。

    杜沁娘品出男人对她的格外喜爱,不由暗暗松了口气,只要男人恋着她,她的让哥儿就不会有事。

    “春儿,咎郎的发髻乱糟糟的,恐怕见不得人,你伺候着梳头更衣。”杜沁娘撂下这句话后,瞧见赵春哭丧着脸,用可怜巴巴的眼神(www.shubao2.cc),哀求她高抬贵手。

    杜沁娘暗暗叹了口气,真是个傻娘子,脾气也太倔了!

    对于掌握天下权柄的男人,作为他的女人,就是要温言软语的伺候着,再偶尔耍点小性子,勾他始终惦记着你,才是王道。

    所谓,任尔百炼精钢,亦须化为柔指柔,就是这么个理儿!

    赵春既然撞破了杜沁娘和李中易的j情,李中易没有起杀心断然灭口,已经算是赏了杜沁娘天大的面子。

    人贵知足!

    如果,杜沁娘贪得无厌的奢求更多,反而会害了赵春的性命。

    只要赵春懂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采取柔能克刚的手段,连削带打的哄着男人消了气,有杜沁娘在一旁缓颊,还能有多大的事儿?

    当然了,杜沁娘也没把赵春卖给李中易,她只是命赵春在这座殿内伺候李中易梳头更衣,可没让李中易把赵春就这么带走。

    再说了,杜沁娘被李中易喂得异常飨足,可男人的身子骨毕竟不是铁打的。

    昨晚折腾了半宿,五度春风,两人相拥着顶多只睡了一个半时辰而已,李中易哪来那么大的精气神(www.shubao2.cc),还有欺负赵春的余力?

    李中易搂着杜沁娘又温存了好一阵子,在她的软语恳求之下,这才放了她一马,允她离开。

    杜沁娘走后,李中易冷着脸,没去看赵春,殿内的气温立时降至冰点以下,冷嗖嗖的异常紧绷。

    赵春知道她惹着了坏蛋男人,别看现在男人没把她怎么着,她迟早是男人的盘中菜,这是命中注定的。

    “相……相公……奴……奴家帮您梳……梳头……”赵春装作害怕的样子,口吃的现象异常严重。

    李中易暗暗好笑,以他识女人的深厚功力,赵春装得虽然很像,骗别人可以,想忽悠他,门都没有!

    “过来。”李中易其实腰酸得不行,根本无力再战,却故意拍了拍大腿,示意赵春坐到腿上来。

    李中易这么干,其实是有用意的。如今又不是后世的开放时代,如果赵春已经被柴荣幸过,哪怕再擅长伪装,面对李中易的刻意挑逗,也和在室的处子,表现不可能一样。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假若说,赵春已是残花败柳,李中易对她的态度,肯定另有一番变化。

    费媚娘和杜沁娘,一个是蜀国国主的贵妃,一个是柴荣钦封的贵妃,身份尊贵得不像话,都不是李中易轻而易举就可以摆布的女子。

    反观赵春,她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官罢了,岂能相提并论?

    赵春作梦都没有料到,李中易刚欺负过娘娘,这又打起了她的主意。

    “相……相公,奴……奴帮您梳头吧?”赵春被李中易一招击中了要害,顿时吃不住劲儿,心里直发毛。

    赵春很懂人事,却是个地地道道的黄花大闺女,就这么坐到李中易的腿上去,那岂不是送肉上了砧板么?

    黄花处子,落入到狠狠得罪过的花丛魔头的手心里,能有啥好果子吃?赵春即使用脚趾头去思考,也明白,那绝对是大大的不妙!

    这一次,李中易听出赵春无法掩饰的颤音,心里便大致有了数,嗯哼,她多半还是清白之身。

    “梳头。”李中易不再看赵春,果断的行使他作主人的应有权力。

    帮男人梳头,既是杜沁娘的吩咐,也是赵春应尽的本分,容不得她推三阻四。

    李中易整治过不少的狠角色,远的有韩湘兰、叶晓兰以及李翠萱,近的有大辽国未来的皇后萧绰,不都被收拾得服服贴贴的么?

    赵春走一步缓三步,好不容易才磨蹭到了李中易的身前,她犹犹豫豫的伸出颤抖的双手,心不甘情不愿的打算先散了李中易的发髻,再慢慢的梳头。

    谁料,赵春腰间猛的一紧,随即一阵天旋地转,情不自禁的发出尖叫声。

    赵春还没怎么醒过神(www.shubao2.cc)来,她的整个人,已经被抱到了李中易的腿上。

    翻版浒晴,那惊恐小兽一般的别样风姿,勾动了李中易的情绪,很想马上入了她。可是,李中易毕竟不是铁人,腰酸酸的感觉,令他实在是无力再战。

    “小春儿啊,你一直没摆正自己的位置啊。”李中易单手钳住赵春奋力挣扎的两只嫩嫩的胳膊,脸上露出颇堪玩味的邪魅笑意,“你若是乖乖的听话,我说话算数,暂时不碰你。你若是不乖的话,嘿嘿,马上剥光了,狠狠的收拾你。”

    赵春压根就不知道,李中易玩的是一出空城计,她立时就被李中易的狠话,给吓得够呛。

    所谓狠狠的收拾,意味着啥,赵春哪怕没真正的经历过,也知晓其中的厉害,她马上停止了乱扭乱动。

    “嗯哼,这才乖嘛。”通过心理测试,李中易算是拿准了赵春的死穴,一击就中。

    别看这位翻版的浒晴,牙尖嘴利,却怕他来蛮的,硬入了她的处女身。

    “你已是沁娘许给我的妾室,迟早是我的人,以后见了我,要叫爷,懂么?”李中易紧贴着赵春的粉颊,循循善诱的教导她。

    赵春低着头,没吱声,心里显然还有抵触情绪。不过,李中易那可是花丛魔头,他随即探出空着的右手,朝着她的胸前抚去。

    这尼玛也太流氓了吧?

    “爷……”赵春吓得花容变色,娇躯一阵乱颤,赶忙乖乖的就范。

    “啵……”李中易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在赵春的粉颊上,重重的亲了一大口,“这才乖嘛!”

    李中易逗着赵春耍子,看上去很坏很流氓,其实压根就没碰过她身上的任何一处要害部位。

    “以后见了我,只要没人的时候,必须坐到腿上来,明白么?”

    见赵春死活不肯吱声,李中易趁其不备,捉住芳香四溢的樱唇,就是一阵长吻。

    也不知道吻了多久,直到赵春整个娇躯软成了一滩烂泥,李中易这才松了口。

    此时此刻的翻版浒晴,钗横发乱,粉面红得发烫,双手情不自禁的绞在一起,手背上的青筋,居然狰狞的暴凸。

    毕竟还是个雏儿,撩拨几下就吃不消了,李中易满意之极!

    俗话说的好,温柔乡,英雄冢!

    开封的小皇帝昏迷不醒,正是马踏开封的好时机,李中易尚有诸多军国大事待办,不可能真的沉溺于女色之间,而忘却了立足于世的根本。

    “太欺负人了!”

    李中易作梦都没有料到,他刚松开赵春不久,被轻薄坏了的翻版浒晴,居然一边开骂,一边哭着奔了出去。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