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叔子和小姑子再亲,那也算是外人,李中易的女人们都需要避嫌,不仅不能插嘴,还须保持矜持。

    等宝哥儿和甜丫跑得不见踪影后,很久没见着男人的女人们,就顾不得那么多了,纷纷涌拥到男人的跟前。

    “爷,兴哥儿和玲妞一直在念叨您,说您怎么还不回来呀?”折赛花刚一开口,李中易就乐了,和唐蜀衣相比,折赛花显然更会说话。

    明明是折赛花自己也想男人了,她却偏偏借着一双儿女的嘴,冠冕堂皇把思念之情,一股脑的抖落了出来。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情商高的女人,就是在后宅之中优势大。

    李中易蹲下身子,把一板一眼行礼的玲妞拉进怀中,紧接着,又把已经开始扁嘴的思娘也拉进怀中,抱起两个亲闺女,左亲一下右亲一口,好不快活!

    以前,甜丫总喜欢缠着李中易,李中易也爱逗着她玩儿,李中易又是现代人的灵魂,难免会有亲脸蛋的不文雅举止。

    如今,亲妹妹大了,不可能再亲脸蛋了。但是,自家粉粉嫩嫩,可爱之极的闺女,李中易想怎么亲,就怎么亲,即使也很不合时俗,谁敢说三道四?

    “爹爹,你只许抱我。”

    费媚娘主动放弃贵妃的身份跟了他,思娘和灵哥儿此前却始终藏于暗处,无法公开以他的子女身份露面,李中易心中一直有愧。

    在这种背景之下,李中易难免对灵哥儿和思娘有了更多的放纵,结果,一子一女都有独霸父爱的倾向。

    “思娘,她叫玲妞,是你的亲妹妹。”李中易就算觉得再亏欠费媚娘和一双儿女,也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太过偏爱的举动。

    家和才能万事兴,亲姊妹俩才刚见面,就闹得生分了,将来家宅还可能安宁么?

    “爹爹,妹妹是不是应该听姊姊的话?”思娘贼兮兮的望着李中易,仿佛捉住了鸡的小黄鼠狼一般,又开始往外冒坏水了。

    在前贵妃费媚娘的教导下,思娘的基本家教礼仪其实是很到位的,只是一直被李中易捧在掌心里,难免有些娇纵。

    娇纵归娇纵,虚七岁的思娘绝不是小笨蛋,李中易的语气里隐藏着的告诫意味,她还是辨别得很清楚。

    “你若是把好吃的,好玩的,都拿给妹妹一起享用,妹妹自然会和你亲近。”李中易用脑袋顶着思娘的小脑袋,耐心的教导她,“兄友才有弟恭,姊姊亲才有妹妹近,都是互相的,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姊姊,我刚得了几样新玩意儿,等拜见了祖父和祖母,就拿给你耍子。”玲妞的懂事,惹得李中易的父爱,几乎泛滥成灾,在她的小脸蛋上狂亲了好几口。

    在李中易的示范下,思娘感受到了被夺爱的威胁,赶忙说:“妹妹,除了祖父和祖母赏我的宝贝之外,好吃的好玩的,你随便拿。”

    李中易满意极了,转过脑袋,又狠亲了思娘好几口,硬硬的胡茬子扎得小妮子哇哇直叫,父女三人玩闹作一团,其乐融融。

    男人却明显偏爱女儿一些,对儿子的态度,相对而言,就要严厉许多了。

    一旁的唐蜀衣,多少有些眼热,她的膝下只有狗娃李继易这么一个儿子,比儿女双全的折赛花,又要差了不少。

    摆平了两个女儿,李中易随即正式把费媚娘推到了前台,向所有人隆重宣告:“这是费氏媚娘,跟了我很多年,不仅为了生了一双好女儿,而且,也为我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妾费氏,拜见诸位姊姊。”费媚娘谦逊的抢先裣衽行礼,姿势摆得很低。

    千等万等,费媚娘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她领着儿女,光明正大的踏进了老李家的大宅门。

    这就意味着,她的一双极其可爱的儿女,再也不是见不得光的孽种,而是大周第一权臣的嫡亲血脉。

    说句心里话,有了蜀国宫廷的惨痛经历,如果不是为了一双儿女的前途着想,费媚娘宁愿继续过着平平淡淡的隐居生活。

    “姊姊言重了,这些年抚养夫君的血脉,一定受了不少的苦吧?”折赛花一张嘴,就把唐蜀衣等人的风头,全都抢了个精光。

    费媚娘深深的看了眼折赛花,当初,她跟和李中易去灵州的时候,很是享受了一段花前月下的温柔,那是她此生最快活的一段时光。

    只是,随着李中易征服党项一族,平定了西北的乱局。在老谋深算的折老太公的撮合下,折赛花也紧跟着成了李中易的平妻。

    为了男人的事业,费媚娘义无反顾的作出了选择,她带上一双女儿,回开封城中隐居。

    有高堂在上,又是久别重逢,李中易自然不可能在二门外待得太久。女人和孩子之间简单的寒暄之后,便都跟在李中易的身后,前去拜见李老太公和薛老太君。

    李达和细细的品着茶,时不时捋一捋胡须,看似一脸平静。可是,频频探头望向屋外的小动作,暴露了他此时激动的心情。

    薛夫人没李达和那么会装,她时不时的扭头,问身边的大丫头秋月:“早早的就有人来禀,说是大郎已经回来了,怎么到现在还没见人影?”

    秋月仗着平日里极受宠,便捂住小嘴,嘻嘻笑:“老太君,这才不到小半柱香的功夫啊,您已经问过五六遍了。”

    “你这个死丫头,回头非要让人撕烂了你的嘴。”薛夫人抬手抚额,一边数落秋月,一边抑制不住的翘首往外看。

    秋月很懂薛夫人的心思,便快步走到屋门前,吩咐说:“门帘怎么又落下了,还不赶紧的挑起来?”

    “没规矩。”李达和放下手里的茶盏,没好气的数落薛夫人。

    就算是寻常的破落户,门里也总要挂上门帘,否则话,让人一眼看穿室内的景象,成何体统?

    “哼,你的那几撇鼠须,都快揪光了,还好意思说我?”薛夫人早就不怕李达和生气了,直接了当的揭了短。

    今夕是何年?

    薛夫人如今已有两儿一女伴身,尤其是她的亲儿子,大郎李中易特别的争气,让她的腰杆挺得笔直。

    说白了,她就是母以子贵了,难道说李达和还敢休妻不成?

    李达和早就管不住薛夫人了,他也知道,吹胡子瞪眼睛,已经不管用了!

    薛夫人和李中易之间,根本就不是普通的母子关系,那感情不知道有多深!

    想当初,蜀国官军破门之时,薛夫人不但把仅有的一点值钱细软都给了李中易。甚至,薛夫人还主动挺身而出,不顾个人安危,哪怕豁出命去,也要拖延官军抓捕李中易的时间。

    当然了,李达和也确实做到了做父亲应尽的义务。尽管曹家势大,曹氏也异常跋扈,李达和依然没有放弃教导李中易读书上进。

    那时候是曹氏当家,李达和想积攒点私房钱,真心不容易。他从牙缝里省出了200贯钱,还私藏了一座贵人相送的小宅子,特意留给李中易成婚之用。

    更重要的是,李达和的冒险落难被抓,归根到底,是为了给当时没屁用的李中易,求个荫官的机会。

    血浓于水,不惜代价的骨肉亲情,只要想一想,便会暖透人心!

    “大郎的信上说,他在外面的女人,生了一对孪生的兄妹俩,比兴哥儿和玲妞还要大一岁。唉,这个大郎呀,咱们家的孩子,怎么可以一直流落在外面呢,真是不懂事。”薛夫人心疼儿子,她担心李达和摆出臭架子,吓着了未曾见过面的亲孙和亲孙女。

    李达和瞪了眼薛夫人,这么多年的老夫老妻了,他岂能不知道薛夫人有意缓颊的小心思?

    薛夫人是个地地道道的文盲,她年幼时,家里穷得快要揭不开锅了,哪有可能替她请私塾先生,教她读书识字?

    李中易的来信里,已经点明了费媚娘的来历,李达和明明知道详情,却故意瞒着薛夫人。

    李达和的官运再不佳,好歹也在蜀国皇宫里待了很多年,不可能不知道轻重。

    兹事体大,知道内幕的人,越少越好,免得惹来灭门之祸!

    不过,以李达和身为皇宫老人的资历和见识,哪怕李中易没有明说,他也猜测得到:大郎的不臣之心,已是昭然若揭!

    费媚娘的特殊身份决定了,只要真相暴露了,李中易如果不举兵起事,老李家就等着被灭五族吧。

    和一直蒙在鼓里的薛夫人不同,李达和现在的心里边,还藏着更大的纠结。

    以前,李达和在蜀国宫廷当差的时候,费贵妃是主,他是臣。

    现在,费媚娘摇身一变,居然成了李中易的平妻,勉强算得上是李达和的半个儿媳妇的身份。

    旧主,加上半个新媳的复杂身份,纠缠在了一块儿,见面之后,谁拜谁呢?

    此时此刻,李达和的心里别提多难受,多尴尬了!

    就在室内的气氛越来越诡异之际,抱厦外的台阶下,忽然传来下人们喜悦的通传声,“快去禀老太公和老太君,家主领着一大家子,已经进了院门。”

    PS:昨天的加更承诺,全面兑现,今天至少两更,求月票鼓励鼓励!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