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延清毕恭毕敬的站在李中易的面前,小声禀报说:“回爷,母乙狡诈至极,居然找了个替身装死,如果不是您吩咐挖开坟堆,仅从他储存的食物和饮水来看,至少还可以躲藏十天以上。小的以为,母乙固然是心腹之患,但是,他储存食物的方法格外的新颖,我大军远征草原之时,必可用上。所以,小的用了点手段,让他不得不招供。”

    李中易点点头,母乙的供状就摆在他的案头,他刚才也已经看了好几遍。

    不得不说,母乙狡猾异常,他不仅找了替死鬼,而且另辟安全的场所藏身。

    如果不是李中易高度重视明教的危害性,调动了两万多大军封锁住了临淄全境,母乙逃出生天的概率,可谓是大得惊人!

    “既然是活擒了,我暂时不想见他。现在,你的任务是,想方设法的撬开母乙的嘴,把他所有知道的事情,全都掏出来。”李中易略微一想,随即作出了决定,“具体分寸你自己去拿捏。”

    李延清心头猛的一震,主上显然不介意他用手段逼出母乙的口供,只要不弄死了即可。

    “爷,小的敢拍胸脯,一定把他藏着的那些破事,全部掏空。”

    李延清掌握下的军法司,经常要逼迫土豪劣绅招出藏宝的所在,用上一些特殊的手段也在所难免。

    抄人钱财,比杀人父母还可恨,可想而知,追脏的行动阻力有多么的大?

    李中易的规矩是,对待良民必须注重程序正义,轻易不许上手段屈打成招。

    但是,对于那些鱼肉乡里,无恶不作的土匪、土豪劣绅或是为富不仁的地主们。李中易的态度一向十分明确:这些人极难感化,与其留下他们的狗命,任其继续作恶,带坏乡里的良风良俗,不如在榨干钱财之后,直接剁了喂狗。

    所谓仁不秉政,按照李中易的理解,该仁即仁,该狠绝不手软!

    不把害群之马清理干净,村里的良民们也会跟着学坏,仗着法不责众,蜕化成为不服王道的真正刁民。

    在李中易年纪不大的时候,鉴于城乡治安严重恶化的现实,严打几乎年年都有。

    但是,下抓人硬指标的运动式严打,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城乡的治安问题。

    菜霸、沙霸、建材霸、土方霸以及车霸等各路霸,其核心主要成分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街痞和村氓。

    老话说的好,有恒产者斯有恒心。好逸恶劳的流氓街痞,其实是,社会治安以及动荡不安的根源之一。

    政局稍微有个风吹草动,这些村氓街痞就会主动跳出来,煽动、蛊惑或是胁迫真正的良民跟着闹事。

    当家三年,狗也嫌弃。李中易有自知之明,他虽然最大程度的做到了减轻良民有田者的负担,但是并不能奢望普通老百姓对他感恩戴德。

    民意和民心如流水,随时随地都可能出现变化,李中易只做他认为应该做的事,无法让所有人都满意。

    现在,母乙已经就擒,成了笼中之鸟,李中易也就把他的事暂时搁下了。

    回临淄县城的路上,李中易接到了第三批查抄清单,母乙私下里藏着的金银细软,单单是铜钱的数目,就多达百万贯之多。

    整个临淄县也才多少人?母乙的超强吸金能力,令李中易必须对他刮目相看。

    回到临淄后,李中易只是简单的漱洗了一番,便下达了开拔的命令。老李家的所有亲眷,都已经齐集于齐州,他要马上赶过去,和家人团聚。

    进入齐州境内之后,官道之上车水马龙,船运调来的兵马,以及运送粮草物资的四轮马车络绎不绝,川流不息。

    李中易放下车帘,心潮多少有些起伏,这么些年来,他苦心打造出来的铁血利刃,终于到了拔刀出鞘的时候了。

    水陆并进,一路向西挺进,这是经过李中易批准的最终定案的作战方案。

    以严酷军法为纽带的整个战争机器,一旦开动之后,就不可能再停得下来。

    狭路相逢,勇者胜!天下的控制权只能由一人来掌握,不论是李中易还是周室,都没有任何的退路可言。

    齐州,帅府的二门内,站满了牵着男童或是女娃的美人儿,众人翘首以盼,等着男人的出现。

    只是,当李中易含笑出现在众人眼前之时,期盼男人已久的美人儿们,却几乎个个花容变色。

    只见,千娇百媚的费媚娘,左手牵着灵哥儿,右手拉着思娘子,亦步亦趋的跟在李中易的身侧,就这么大喇喇的向李家的后宅门走来。

    “妾拜见大官人,大官人万福。”

    “孩儿拜见爹爹。”

    “奴拜见爹爹。”

    李中易还没得及说免礼罢了,突然听见灵哥儿清脆的童音,“爹爹是我和思娘的,不许你们乱叫。”

    所谓童言无忌,灵哥儿冷不丁的站出来,喊了这么一嗓子,原本欢乐祥和的团聚气氛,被整个的打破了,现场的温度顿时降至冰点。

    李中易望着快七岁的灵哥儿,他的心里不由百感交集,这些年来,还真是苦了费媚娘以及一双孪生儿女。

    此前,李中易一直为周臣,费媚娘这个蜀国的贵妃,岂能轻易的见人?

    费媚娘倒是一直十分通情达理,她是曾经代摄过凤印的贵女,岂能不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

    可问题是,费媚娘越是没有怨言,李中易的心里就越内疚。他觉得,不仅对不住费媚娘,更对不住灵哥儿和思娘子,他们也是李中易的亲骨肉,凭什么就该藏头隐面,过着见不得天日的苦日子呢?

    “狗娃,你过来。”李中易被逼急了,灵机一动,召手把庶长子李继易叫到身旁,笑眯眯的介绍说,“他叫灵哥儿,是你的亲弟弟。”

    “爹爹,孩儿的亲弟弟在那边……”李继易扭头指着被折赛花约束在身旁的兴哥儿,也就是庶次子李继德,纯真的说,“弟弟待我真好,好吃的好玩的,都愿意叫上孩儿。”

    李中易一阵脑仁疼,孩子们都还小,不知道说真话戳人肺气管的疼痛,他也没办法和李继易去计较。

    “爹爹,爹爹,奴走不动了,抱抱……要抱……”一向被娇养的女儿思娘子,突然挣脱费媚娘的束缚,冲过来抱紧李中易的大腿,死皮赖脸的撒娇。

    尼玛,乱了,全乱了,李中易竟被几个小娃儿,给折腾的欲哭无泪。

    PS:今天有点时间,还有至少两更,求几张月票鼓励下就行。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