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勇接到指令后,派人赶来把母乙的各类衣衫,全都送到了李中易的大帐之中。李中易丝毫也没耽搁工夫,直接让人给萧绰送了过去。

    随同母乙的衣衫一起被送来的,是李勇写给李中易的亲笔信,信里的内容其实很简单:在临淄县内负责戒严的党项骑兵之中,有很多精通养猎犬和驯猎犬的能人。

    李勇的骑兵营里有两千多党项骑兵,草原战士从出生开始,就离不开猎犬、羊、牛、良马和战弓,他们可以说是天生的猎人。

    李中易手里拈着信函,不由频频点头,李勇的提议棒极了,随即下令骑兵营,就地征募猎术高明的战士。

    军令如山倒,李家军战士们的调动速度,比一般的军阀部队,不知道要快速多少倍。

    大约两个时辰之后,一百名当过猎人的党项战士,并排站到了李中易的跟前。

    李中易指了指站在右侧身后的萧绰,直接了当的说:“你们暂时都听从她的指挥,直到找到母乙之时为止。”

    “喏!”在场的党项战士们,汉化的程度已经很深了,他们纷纷捶胸行礼,并且齐声应喏。

    这些党项战士们,无论是衣食住行,集体出操,还是行军打仗,遵循的都是统一的军中条令。

    军中条令之森严,大家也都被约束了很久,谁人不知道违令必掉脑袋的道理?

    哪怕有些党项战士的汉话依然因为卷舌音,而含糊不清,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听得懂并彻底的执行命令。

    萧绰丝毫也不怵场,捏着李中易给的鸡毛就当成了令箭,她大声道:“都跟我来。”

    党项战士们排成整齐的队伍,跟在萧绰的身后,去了猎人们聚集的地方。

    李中易负手立于帐前,也没回头,低声问道:“你跟着花娘子这么久的时间,肯定懂得驯犬找人吧?”

    竹娘仰起俏脸,恶狠狠的飞了个眼刀,没好气的说:“爷,如果不是您打暗号拦阻奴家,又怎么可能轮到一个契丹贱婢出头露脸呢?”

    李中易微微翘起嘴角,笑道:“我就是想看看,她究竟能忍多久罢了!”

    “爷的心思,奴越来越看不透了。”竹娘嘟起樱红的香唇,竟然流露出撒娇的苗头。

    只可惜,李中易背对着竹娘,完全没看见她那女儿家的娇态。

    李中易待竹娘,那是不同凡响的亲近,即使他听出了竹娘的抱怨声,也只当没听见的。

    这人呐,就是需要特殊的缘分,才有可能交到心里去!

    李中易和竹娘很有感情,这并不意味着,李中易与竹娘的前主人折赛花,也拥有同样的特殊情分。

    十指有长短,交往有机缘,情分二字,只能随缘,而不可能去强求。

    入夜之后,李中易搂着竹娘在榻上说悄悄话,大帐外面,犬吠之声一直就没消停过。

    “爷,母乙真的那么重要?”竹娘刚把男人给骑了,心里多少有些小得意,趁着恩爱后的余韵壮胆,死拽着男人说闲话。

    李中易重重的吐了口粗气,心说,常年习武的女人,不仅腰力极佳,而且体力异常之充沛,被骑的滋味真他大爷的不太爽啊!

    见李中易没吭气,竹娘故意在他的胸口上蹭了几下,嗲声道:“爷……”声调拖得极长。

    女人服了软,李中易的心里舒坦多了,他顺手将女人揽进怀中,极其肯定的说:“如果放虎归了山,必定是贻害无穷。而且,这一次我捣毁了明教辛苦建立起来的基业,我与母乙之间已成水火不相容的死仇大敌,再无和解的空间。母乙一旦脱身,必定更难对付,搞不好又要头疼很多年。”

    竹娘吐了吐香舌,叹道:“母乙竟得夫君如此看重,想必是个极其难得的人物。”

    李中易笑道:“母乙做梦都没有料到,我攻开封之前,会先拿他开刀。哼,再给他十余年的发展壮大空间,他的绰号就不是‘镇临淄’,而应改为‘镇平卢’了。”

    “嘻嘻,奴就是喜欢爷睁眼说瞎话的洒脱劲儿,有您这尊大神(www.shubao2.cc)镇着,母乙还镇平卢呢,应该叫作镇坟头吧?”竹娘的一番俏皮话,倒把李中易逗乐了。

    李中易翻身将女人压在身下,恶狠狠的说:“浪蹄子,就是欠入!”

    一般的军阀,无论大小权力,都喜欢揽在怀中,惟恐被人夺了去!

    李中易和他们迥然不同,需要重复做的事情,不管是军务还是政务,他都喜欢用制度或是条令加以规范。

    然后,李中易充分授权给各级部下们,让他们按照条令的要求,不打折扣的予以执行。

    90%的日常性重复事务被约束之后,李中易腾出手来处理突发事件,以及超过部下授权范围的大事情。

    李中易心里很明白,只要他不充分的授权到人,并可追责到人。不管是武将们,还是文官们,没人愿意主动承担起处理庶务的责任,必定是能推就推,能躲即躲,免得吃力不讨好。

    这是人性驱利避害的本性决定的!

    就算是如李延清这般忠诚可信的心腹,只要没确定归他管辖的事务,也绝对不可能去擅自插手。

    定岗定编不重要,重要的是将具体任务落实到具体的人头上,哪怕出了差错,也有纠责的对象,这才是解决官场上争功诿过,这种痼疾的良方。

    萧绰被授予驯犬找人的全权,李中易也就不会再让任何人掺合进去,这是当领导的必备的管理技能。

    同时,也是萧绰有意无意中展现出来的过人能力,给了李中易极大的信心。

    说白了,只要有一条土狗能够做到嗅味找人,哪怕母乙藏得再深,也是插翅难逃!

    萧绰一边安排布置人手,一边默默的等待着李中易派人来叮嘱细节,可是,她左等右等,始终没有等到男人可能派来的使者。

    一时间,萧绰的心情异常之复杂。男人能够忍住好奇(www.yhwx.net)心,果断的选择不插手,既让她如释重负,同时,又让她感受到了格外沉重的心理压力。

    比泰山还要厚重的坏男人,她有可能逃出他的魔爪么?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